第八章陌生熟女 - 乡村御医

第八章陌生熟女

既然不在家,那就多说无益。牛波放好东西,随便找个托词离开。 一夜无话。牛波这晚睡得很香甜,夜晚的时候进入空间,发现自己确实可以练习行云布雨术,第一阶段就是喷云吐雾,书中除了提到交代具体练习方法,还交代在龙泉边练习三个时辰,会得到龙泉圣水一滴,需用玉瓶盛装。牛波用空间里的玉瓶采集到一滴。 第二天一早,牛波早早爬起来去晨练。顺便看看家里的桃园。在桃园边上的悬崖,牛波感觉到那边有个东西在吸引自己,不由自主的要去看看。 顺着陡坡跑下去,直到一个平坦点的位置停下来,牛波发现这个位置位置好像有一个萝卜头的样子,上面还有干枯的叶子。心里觉得这个野萝卜应该是好东西,小心翼翼的把野萝卜挖出来,还有周围的几颗小的,随手把小萝卜扔进空间里,拿着野萝卜回家。 “老爸,你看这是什么东西,怎么看都不是野萝卜,你看是不是人参,可是咱们这个地方不是人参的主产地。” “我看看”老爸牛卫华以前也跟着牛波的爷爷见识过一些药材,早期假货少得多,人也少,山里还能倒腾出点好东西,不像现在,想遇到点珍惜的东西都难。 “可能是野参,这东西在咱们这片地方还真的很稀罕,看这枝梢分叉,还有上面的这些小突起,都应该是野参,这样吧,带到市里看看药材公司怎么说。”牛卫华建议。 牛波恰巧在市里上卫校时和一个叫王家兴的中医老师关系还不错,王老师带着牛波到济民药堂,居然卖了三万八。老板姓李,家里也经营中药种植,牛波便问起药材种植的事。 “李老师,我现在想在家里的山上种点草药,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,我家里包了三个山头,上百亩地,上面基本没啥,就几棵果树。” “哦,咱们这地方要种植草药,最容易的也就是金银花,其他的好像丹参,桔梗什么的都行。金银花只要栽到地里,活了以后就不用怎么管理,这个是最方便的,就是最后采摘时候麻烦点。” 最终价格还是三万八,不过牛波只拿到三万六,留下的两千块做了定金,准备从老李这里购置金银花的种苗。中午老李安排吃饭,牛波推辞不过,就在酒桌上对这两个老头狠狠拍马屁。 回去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,牛波到车站坐上车,跟司机说好到镇上叫他,便裹紧衣服,坐在靠着车窗一侧迷糊糊地闭眼休息。 在车站里,车上并没有多少人,路上牛波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身边又坐了一个人,就再向边上靠了下,裹紧衣服继续睡。 不知道走了多远,忽然感觉到自己被邻座紧紧压在车厢上,朦胧中一股淡淡的香味进入自己的鼻孔,胳膊上也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挤压着,脸颊上也被一个柔软温暖的东西碰了一下,还久久舍不得离开。 什么情况,睁开眼,发现车厢里全乱了,乘客东倒西歪,一个孩子哇哇哭起来。自己身边坐着一个女子,看年龄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相貌算得上中人以上之姿,戴着一个黑边的眼镜,现在正红着脸,瞪着司机。 司机和售票员骂了几句,看到女人一声不吭的开着电动三轮离开,在售票员的劝说下才停止骂人。两人赶紧对着车里的乘客道歉,“对不住,对不住,刚才那个开三轮车的突然拐弯,我要是不猛打方向就撞着她了。”“你找死啊,没看着车过来么!”司机正对着车外怒骂,车头不远处,一个红色的电动三轮正横在路上,车里的一个女人吓得脸都变了色,看样子刚才这个女人不知道想什么,没看到后面的公交车就在马路上拐头。 乘客们的怒气也平息了不少,很多人开始讨论电动三轮的问题。售票员从包里拿出两块糖送到哭闹的孩子手里,让孩子停止住哭声,汽车继续前进。 牛波发现已经进入到自己白马县的地片,这里到他们青龙镇也就有二十分钟的路程,正准备继续眯上眼睛,身边传来女人的声音,“你还真能睡,小兄弟,你知道青龙镇么。” “青龙镇,我知道,我家就是青龙镇的。” “哦,那太好了,我听说我有个亲戚就在青龙镇中学教书,等到了青龙镇你能带我过去看看么,看你的样子年龄也不大,不会是个初中生吧。” “大姐,你的眼力太好了,我都初中毕业好几年了,你还当我那么年轻。不过学校的老师我还是认识的,你说说我看是不是认识。” 这女人说了一个名字,李静,听名字就应该是个女孩子。也是,一个女人从外地到另一个地方找个男人,确实会有问题。牛波虽然见过人不多,但是也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从大地方过来的,最起码也是在市里。 “这个我没印象,可能是最近这两年过来的,你要是说那些老教师我都还是认识的。这两年乡镇进城的老师太多,中学里换了很多年轻的教师,等到地方我带你去。” 青龙镇很快就到了,牛波的自行车就在车站附近让人看着,出车站领了车子,回头看到那女人还跟在自己身后,车上女人说自己姓胡,让自己叫她胡姐。 “胡姐,这里距离学校还有段距离,学校正好在我回家的路上,要不要我捎你一段,别看我这车样子不咋滴,可是很扎实,坐不坏。” “你这车我坐过,小时候我爸用这个带我上过学。你这车有历史了,还是永久的呢,行,就麻烦你带我两步,你要带不动我我带你也行。”胡姐很大方。 “没事,你坐好了,我带你没问题。”牛波等胡姐坐上后座,开始用力蹬车。胡姐在后面很熟练的揽着牛波的腰,让牛波的心里很荡漾。 学校里没有李静这个人,胡姐却不是很着急的样子。“牛波兄弟,你家距离这里远不远,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,我很长时间没到农村里看了,小时候爷爷奶奶住在农村,真怀念。” “行,反正这里距离我家不太远,几十分钟的事。”牛波没觉得这女人有什么问题,大概是城里人闲得无聊,想要到乡下看看,这个很正常,不是有很多城里人去乡下住茅屋,点煤油灯,还学着做农活,来体验农村生活么。 胡姐看到牛波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,突然叫住牛波,“牛波兄弟,你把自行车给我,我来带你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