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偏方治大病(一)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六章偏方治大病(一)

“大哥,这是什么东西,不会是仙丹吧,你还装在这个瓶子里。”九叔这两天感觉到身体已经开始疼痛,怕家里人看出来,强打精神。要不是还有这个念头等着,真不好说会怎么样,现在终于等到牛卫华出手,紧张之中有无限期待。 “哪里来的什么仙丹。不过你要是非说他是仙丹也行。这是我按照家里传的老方子配制的调节你身体平衡的药液,会杀死你体内的癌细胞,不会超过两天,你就是觉得身体状态恢复许多,两天之后,就可以服用配合你身体的中药。”牛卫华开始使用攻心战术。 其实很多癌症病人都这样。他觉得有希望了,身体的恢复很快。当他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,倒下的也快。别的不说,好好的人都能自己吓死,更何况本来就有病的人? 九叔现在就觉得生活一片阳光。牛卫华早就告诉他这种药液的配制非常不方便,需要很多种药材,虽然不是珍贵的药材,但是比较稀奇古怪,需要到处找零碎东西。然后还需要七天才能配制好。在之前很多材料就已经有的,有几味药材最近才搜集到。 老爸牛卫华自然没有跟九叔说实话,就像牛波没有跟老爸说实话一样。其实很多人都不说实话,就看你不说实话的目的是什么。有些时候人必须说谎,只是为了他人少受到危险的威胁,这就是所谓的善意的谎言。 牛卫华这两天很高兴,牛波自从那天,就把这块太岁交给他。现在泡的太岁水已经可以使用,没有使用的就要存着。牛卫华还觉得奇怪的是,感觉那块太岁竟然在不断地长。这种东西生长的速度非常慢,没想到牛波遇到的这一块,竟然泡在水里还可以长。 牛波没有告诉自己的老爸,这块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块。牛波进到空间里,发现空间里的那块太岁,虽然离开了原来的环境,没想到却生长的状况很好。不仅撕掉的那块已经复原,整个太岁的个头也大了一点。 牛波试探性的撕下一个小条,另外找个地埋起来,还浇上点稀释了的龙泉圣水。至于那块大的,牛波倒不怎么管它。反正在这个空间里,一切随牛波的掌控,每个位置长着什么,他都很清楚,随时可以查看。就像丹参,牛波已经收获好几遍,外面的还没动静。 前天再进来看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土里埋着的的小太岁居然也长大了不少。看来老话里传的说法是不对的。传说一个世界里,太岁只能存在一个,这个地方有太岁,其他地方就不会有,那自己在这个空间里分出的这个小太岁就不该有。 野山参,牛波依旧没动,让它尽情地长,牛波想看看长成千年人参会成什么样子。现在牛波对空间的兴趣是在玩喷云吐雾技术。他练习喷云吐雾的位置就在荒山上,因为他看到自己经常练习喷云吐雾的地方,青草的面积在不断扩大。 牛波经常在想,是不是哪天自己厉害了,可以一口气在几百公里的范围内制造出一片云雾缭绕的仙境。想一想还是掐灭了这个念头,自己要是真的这样,那估计要被骂死,因为大家都被雾霾整怕了,见到雾就觉得心烦,不骂才怪。 第二天,九叔就感觉到身体轻快了许多,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反应。以前自己的腿发酸,走路几乎要拖拉着腿,还感觉挪不动步,现在感觉好多了。沉重依然是沉重,但是轻快多了。如果说以前感觉是五十斤,现在感觉也就只有四十斤,差别很明显。 还有就是九叔不好意思说的,他放屁很臭,而且放屁的次数还不少。但是每次放屁过后,都感觉身体又轻快一番。他本来的感觉是身体发胀,现在终于可以缓气,一样是舒服了许多。 疼痛还在,九叔的感觉也是轻了不少。以前的疼痛有时候像针扎的一样,他疼得咬牙。怕被小孩妈知道,还要笑着,脸上冒着汗就说自己身体发虚,其实是疼的。 现在疼痛的感觉要钝了不少,没有以前那么剧烈,他最起码不用咬牙就可以忍受。现在自己身体的改善是明显的,所以牛翰林(九叔)的心里就像熬过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,已经看到东方的那片鱼肚皮白色,马上就可以看到万丈霞光。。 九婶子发现九叔的脸上居然会带笑,这可是好长时间没有的事,“你现在觉着身体能好受点了吧,要不要我去叫大哥过来给看看。” 九婶子真的很担心,自从喝完牛卫华给的那瓶水,她就心焦火燎的等着,想三想四,不知道九叔会出什么事,就担心自己一闭眼,醒过来就看不到九叔。想想现在也好,以前九叔一年到头在家不到一个月,现在自己每天都能抱着九叔的胳膊睡觉。 现在看到九叔的气色居然好了,吃饭居然能喝下一碗稀饭。让九婶子很担心,这难道是回光返照?所以她很急切的想把牛卫华叫过来给试试脉搏,别再出现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。 牛波跟着老爸牛卫华一块过来,美其名曰跟着学习。其实牛波就是来看看太岁泡水的实际效果如何,对九叔的身体恢复会有多大的帮助。只要是能够让九叔的身体恢复,牛波就是给九叔一片太岁都没问题。 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,保密的需要。自己有这个东西都担心遇到高手能不能保住。别的不说,就是小茹那样的级别,要是采用适合她自己的战斗手段,早就把牛波收拾掉了。哪里会给牛波什么机会,自己想抱也抱不了人家。 或者说遇到的是个男人,自己的手段对对方就没什么用。这次只是一个人,要是对方两个人呢,三个人呢。自己就是被搞死的活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 牛卫华把三个手指在九叔的脉搏上一搭,闭上眼睛感觉一会,又换了另外一只胳膊。九婶子的眼睛就钉在九叔和牛卫华的身上,期望能从这两个人的身上看出点什么。好久牛卫华才抬头,睁开眼,看着九叔的脸。 九婶子和九叔这时候都在看着牛波的老爸,现在这个正在显得很高深的大人物。就等着他一声宣判,或者地狱,或者天堂,可是牛卫华还是神神在在的看着九叔,一两分钟没有开口,让九婶子紧张的身体前倾,几乎想把耳朵贴到牛卫华身边,唯恐听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