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我要回家(二)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五章我要回家(二)

“九叔,九叔,你别急,钱的事我说了给你想办法。你先躺好,有什么话慢慢说。”牛波拉住九叔,把他按在床上。 “小波,你听九叔说,我知道你现在手里有点钱,可是你摊子铺的大,你花钱也多。你的药园现在要不断投入,你也贷了款,你哪来的钱。再说,花的钱越多,以后你婶子娘几个遭的罪越多,我不能在拖累她们了。” “小波,你不知道,我这两天我就在床上想,人这一辈子图的什么。我小时候家里穷,幸亏你九婶子看得起我,跟我过日子。后来我为了要个男孩,超生躲藏才有了你小弟,家里也被罚款弄得一干二净。” “好不容易这几年把日子过得像点样,我又有这个毛病。我这一辈子就是个苦命,就是个拼死劳累的命。我这些年拼命挣钱,把家里的什么事都扔给你九婶子,一年到头连小孩的面都见不着几次,我过这一家人家是干什么的。” “什么是家,我有老婆孩子,都不在身边,那还是个什么老婆孩子。现在我既然这个样,什么都看开了。反正早晚有这一天,人活百岁也是个死,我干嘛还要给你九婶子娘几个留下一大摊子帐,不能叫老子欠债儿子还,那样把你小弟也坑了。” “走,咱现在就走,小孩娘,你听我这一回,别让我就这几天也不安生,不然走了合不上眼。杜医生,拿来我签字,剩下那几百块我还有。”九叔根本就不让别人插话,把什么事都安排好,语气非常坚决。 杜辉没想到九叔的反映这么激烈,看到一家人已经哭成一团,叹了口气走出去,估计是跟领导商议去了。过一会把出院通知单拿过来,九叔在上面签了字。牛波没有说什么,只好安排一辆车,把九叔一家子送回家。 刚到家,老爸牛卫华就过来了。牛波在回家之前就给家里打了电话,老爸早就等在九叔家附近,看到车子到九叔的门口停下,就过来安排九叔一家子进家,九叔的亲近家人也都过来,一起帮着收拾东西。 “老九,你怎么就不能在医院多住些天,那边的条件多好。”牛卫华劝着九叔。 “大哥,我想明白了,我还是来家好。在医院里又能怎样,最多让我多撑几天。可是我撑不起,一天一千多块,我真的住不起。我不能拖累家里,不能让他们娘几个以后日子过不下去,大哥,我要是过几天不好了,这娘几个还要麻烦你帮忙照顾下,有个什么大事你还要给拿个主意,小时候你就照顾我,以后我这个家好要你帮着照顾点。”九叔见到牛卫华过来就有些激动,这些年就把牛卫华当成自己的亲哥了。 “老九,你胡扯什么,谁跟你说你这样就一定搬不回来了!你就不能争口气,你这才多大点,刚过四十岁,你就想这些丧气的事!”牛卫华捞着九叔就是一顿训斥。 “大哥,你说你有法子?”九婶子着急先开口。 “他九婶子,我是有个办法,就是有点冒险。你知道我家你大爷有几个好用的方子,就是太凶险,用的药也不一般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。这个方子要是用了,就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扳回来,一种是更快,所以现在不能用。”牛卫华丑话先说在前头。 一家人都不说话,九叔也不开口。人命关天的事,谁都不敢拿主意。 “所以说,老九,你现在既然来家了,就好好养身体,调节心情。不能老想着那些丧气的事。你现在把身体和心情调节的好点,到时候用药把握性更大。他九婶子,这些天老九想吃什么你就给他买什么,钱不够我给想办法。你们几个小孩该干嘛干嘛,什么事还有你大伯我在,用你们愁得哭么,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 九叔拉着老爸的手,“大哥,我听你的,你说什么时候用药咱就用,反正我这个身体就这样,早一天晚一天的事。这段时间你们爷俩都忙坏了,特别是小波,几乎一天去一趟。你们赶紧回家歇着去,我保证好好吃喝。” 牛波跟着老爸回到家,看到老爸愁眉不展的样子,问道:“老爸,怎么了,还是不敢给九叔用药吧。我也觉得有些担心,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。不过老爸,过几天就不用担心了,我给你看样东西,这两天没顾得上跟你说。” 牛波跑进里屋,拿出来一个小瓦盆,里面一块肉条状的东西,在水里泡着。牛卫华看了半天,没大看出来是什么,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你用水就这么泡着。” 牛波看着老爸,很得意。“老爸,这是太岁,不过只是一小条,我那天采药的时候居然遇到一个同行,人家也是采药的,听说我要给家里人找治癌症的药,就从篮子里拿出来那么一团东西,撕下来这么一条给我。整块我看了,就是太岁。” “你真看到整个的了?”牛卫华觉得这事不靠谱。又详细听牛波介绍半天,描述那个东西的样子,才确定真的是传说中的太岁。这太岁简直就是癌症的克星,在调节人体平衡方面简直是逆天,简直就是神药。 “好,看来你九叔命不该绝,也是你的运气好。前一段时间遇到一棵野山参,这次又遇到一个挖到太岁的人,你就是运气好。咱家以后也有好日子过了。行,小波,这个你泡了两天了是吧,还要五天,就可以给你九叔喝了。”牛卫华信心大增。 “不过,咱家里有这个东西的事你别在外面说,这种东西就不是普通人能见着的,要是被别人知道,想着它的人就太多了。你一定要注意,做梦都不能说。”牛卫华告诫儿子。 “老爸,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,你忘了还是我告诉你我有这个东西的,你说我能不能保密。要不是看九叔对我好,我才不会把这个拿出来,这种东西有多珍贵我又不是不知道。”牛波暗笑,就没告诉自己老爸,自己空间里还有一整块。 五天的时间转眼过去,这五天里牛波经常过去和九叔聊天,就是的身边又九婶子和孩子转悠,又知道自己有了希望,气色比在院里的那几天一天天的好转。 这一天,牛波跟着老爸来到九叔家里,老爸手里拿着一个瓷瓶,就像电视里演的那种丹药用的瓶子一样,倒出来一点水,放在九叔的面前,“老九,先把这瓶水喝下去。” 什么东西?九叔有点迟疑,看到老爸牛卫华的眼神充满期待,还是选择相信,一仰头喝下去,然后还砸吧砸吧嘴,想品品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