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漫山遍野寻一遭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三章漫山遍野寻一遭

“药引子就在咱本地,一种是马蜂窝,另一种是老杏树菌。马蜂窝好找,现在树叶还没长出来,看得很清楚。杏树菌就不一定还有了。从咱们这里向北走三十多里地,十几年前那边还有杏树,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,没有就没办法,这个估计药店里都没有。” “行,老爸,我现在就去找。三十多里地,一个多钟头就到,还不耽误赶回来。”牛波推着车子就走,也不管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,再一个多小时就天黑。 “你犯什么傻,这还一两个小时就天黑了,你到了那还能看着找东西!再说你九叔又没在家,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,你弄来也没法给他用。明天一早去,我也去看看,本来以为你在县里,让你顺便去看看。我县医院也有熟人,去看看你九叔到底怎么样。”老爸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,叫住性急的牛波。 牛波把车子又放回院子,想想也是,现在九叔还在医院里,就是找到药,一时半会也用不上。但是牛波心里就是急。 九叔并不是家里的老九,而是村里这一大家子姓牛的同辈人按照出生先后排的顺序。老爸的排名在第三。九叔和老爸年龄也就差了四五岁,但是结婚晚,孩子也小,前两个闺女才上初中,一个已经下学,小的男孩才上小学。 九叔小时候经常带着牛波玩,有点零钱就给他买个糖吃。小孩子记不着什么大的恩怨,你对他好一点,带他玩,给他点零嘴他就记得你的好。牛波到现在见到九叔都觉得很亲。看到九叔这个样,想想要是九叔不在了,三个妹妹弟弟的凄惨样子,心里很难受。 牛波想过要用龙泉圣水给九叔试试,但是他不敢冒这个险。这种龙泉圣水对普通人的作用是什么,他还真不清楚。自己是这个空间的主人,接触到那么一滴,竟然有那么剧烈的影响,九叔那身体状况,实在不敢保证。 因此,他还是要走正常途径,真要是再也没有别的招了,再用这个试试,而且他还不好跟别人解释这事,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能轻易动用的原因。 第二天一大早,牛波带好干粮,按照老爸说的那个地方过去。这里的境况跟自己那边相比也差不多,看房子就知道经济状况也一般,温饱问题是不用担心,手里的钱不会很多,就从村头的小卖部就可以看出来。地方不大,里面的货物也不多。 牛波买了两瓶纯净水放在包里,留着路上喝。这一片都是山,在里面想骑车子是不可能的,只有放在外面。牛波买东西的原因,一个是想要这家人帮着看下车子,在一个是想问问这片地方杏树的分布情况。 听到牛波说是要给家里人找药,看店的女人很热情,看着牛波的眼光有点可怜的意思,准备连水钱都不要。牛波不愿意,结果女人按照成本价收了钱,外面卖一块五,她只收了牛波一块,还很热情的告诉现在还有杏树的地方。 世上好人真不少,俺们农村就很多。牛波跟看店的大姐告辞,路上遇到放羊的老人,收拾山地的妇女和孩子,一说明情况,都很热情的给指路。牛波找到地方,开始围着老杏树边上转悠,看看是什么样的杏树菌。 这里老杏树也不多了,看来这些年砍得也很厉害,再晚来几年真的就没有了。杏树菌都在背阴面,距离地面两三米的树干上,树根地方也有,很少。这样牛波每次发现一颗树,都要爬上去,用自己带的小刀给别下来。 杏树菌外面是白色的,大小不一,大的可以有一个板栗果实大小,小的也就像豆粒。牛波只采集大的,小的没给动。也许以后还有别人用到,自己不能坏了别人的希望。 一路走,一路寻,牛波在这片山地上不知走了多少里路,把自己背的黄布包基本装满,想按照原路返回去。不过想起来来时看店的大姐告诉他的近路,爬到一个山顶上,依稀可以看到那个村庄,自己可以不用绕回去。 望山跑死马,在山地里,明明看到很近的路,真正要走过还要很远的路程。牛波翻过两个山头,再看自己来的那个小山村,距离好像还是那样的远。这幸亏是春天,树木还没长满山,不然的话自己迷路也说不定。 时候已经是下午,牛波走的一头汗,身上的内衣也早就湿了。这一路不停,还要爬上爬下,要是换个别人,更是早就不撑。牛波也觉得累,腿肚子有些发酸,在胡杨家住一晚上,基本没怎么休息,大概是后遗症还在。 找个老树下坐着,随意抬头向上看了看,发现这颗老杏树上居然有一个大家伙。这个杏树菌距离地面更高,在一个人大腿粗的枝干上,个头居然有鹅蛋那么大小。牛波一路上采集的数量已经不少,感觉应该够了,但是看到这么大的一个,还是忍不住。 这个头越大,效果应该越好吧。牛波爬上去,也不管胳膊腿发酸的事,扳着树杈爬上去,距离地面已经有四五米,牛波往下看都有些眼晕。于是,一只手抱着树杈,一只手用小刀用力别,几下才别下来,没想到它掉到地上,咕噜噜滚跑了。 我擦,我辛苦一次容易么,爬的这么高,累得胳膊腿都酸。在树上盯着滚动的大体方向,歇口气,慢慢爬下去。上树容易下树难,难就难在看不清脚下。距离地面这么高,牛波还真不敢冒险,要是真摔个腿断胳膊折的,在这荒凉的地方就哭了。 下去,一边喝水,一边顺着刚才看到的地方路线找下去,终于在一个浓密的灌木丛下面找到那块杏树菌。这片灌木丛在几颗老槐树的遮蔽下,长得很茂盛。 牛波真是累坏了,就在这里坐着,拿出早晨带好的饼,夹了点咸菜,一边喝水,一边往肚子里塞。牛波真的是饿了,四五个饼子塞下肚子,总算感觉好受些。没办法,带的只有这么多,晚上回家再吃饱好了。 牛波不想再找了,这里绝对够了。真累啊! 牛波在山坡上一躺,尽量舒展下自己的身体,让自己觉得舒服些。西晒的太阳比较暖和,加上不时吹过的一阵阵春风,让牛波真想在这里躺着睡一觉。不过,还是要走,不然回家天就黑了,明天在自己家的山地上躺着也是一样。 一个翻身,要来个俯卧撑爬起来,结果发现自己左手按着的地方软绵绵的,右手那里确实很坚硬,是实在的山地。再按一下,左手下面明显有东西,牛波用刀片破开表层的土,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,这到底是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