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九叔病了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二章九叔病了

九叔病了,肝病,现在已经成肝癌后期,在市里的肿瘤医院检查完之后,医生说已经没有做手术的必要,早就扩散到全身,至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。考虑到在市里住院费用太高,新农合报销不太方便,亲友来探视也太远,就回到县医院。 牛波感到县医院已经是十一点多,好在还是在上午。探视病人一般都是在上午,意思就是有康复的希望,而如果是下午去探视病人,就是诅咒人早死的意思。所以牛波虽然回来的晚了点,好在还在十二点前,探视病人没问题。 这种病一般都是在肿瘤科,大内科。牛波才进到病房楼,听到后面有人咳嗽一声,觉得声音有些熟悉。回头看,居然是周梦瑶。周梦瑶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他,看他急慌慌的乱跑,就跟他打招呼,问问咋回事。 “我一个本家叔叔因为肿瘤住院了,我不知道在哪个病房。”牛波也不跟周梦瑶客套。感觉这个女孩子很豪爽,男孩子脾气,相处起来也很轻松随意。 “这个好办,叫什么名字,到住院部一查就出来了,你跟我来,我打个内线问问。”周梦瑶一拍牛波的胳膊,招呼牛波跟着自己走。牛波笑了笑,摇摇头跟着周梦瑶走过去。 有熟人好办事,很快查到病房号。“谢谢你哈,老同学,一会我请你吃饭。”牛波真的是想请,可是周梦瑶不给他这个机会,“免了,你赶紧去瞧人去,一会十二点了。”转身离开。 牛波的九叔名字叫牛翰林,名字很大气,实际上小学都没上完。家里比较穷,老辈人能上完初中的人很少,不像自己的老爹,居然上了中专。那个时候的中专,跟现在的本科差不了多少,可惜老爹赶上运动,没上完就回家,后来虽然补领毕业证,工作却没有安排。 牛波在病房见到九叔和婶子,把钱递过去,说了些话,就过去医生办公室看情况。来到这里之后,医生跟周梦瑶也认识,自然跟牛波也比较客气。 “这个病人的情况基本上已经定了。就是说凭咱们现在的手段控制不住了。咱现在的治疗可以双管齐下,化疗也行,中药也行,也就是维持吧。最后打打针,减轻病人的痛苦。你也是学医的,也知道这种情况。”医生跟牛波实话实说。 “恩,谢谢你了。医生。”牛波跟医生告辞,回到病房。九叔看到牛波去而复返,知道牛波去了解情况了。“小波,你歇会吧,等会跟你婶子一块吃饭。” “不用了,九叔,你就在这里养几天,身体好转了就行了。你这个没啥,人家医生见过的多了,让你不用担心,听医生安排几十了。”牛波还给九叔吃宽心丸。 “算了,小波,你也不用跟我说那些宽心的话。我知道我身体什么情况。我也是识字的,诊断结果我也能看明白,我现在无非就是想知道,自己还能过多少天就是了。咱们村像我这样情况的又不是没有。”九叔说话的声音少气无力,带着点悲凉。 牛波无语,这些年农村这种毛病的还真不少,基本上是一直到是癌症,很快就会倒下去。至多支撑个年把半年的。邻村有个人,三十多岁,身体壮得像头牛。结果查出来皮肤癌,没支撑两个月就倒了。 九婶子眼圈又红了,“你胡思乱想什么,人家医生不是说了么,这种病也有治好的例子,还说跟各人精神气有关。只要你能顶住一口气,这种毛病就有转机。咱家还有几间屋,还有牲口,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你看好!” “砸锅卖铁,就咱家那几间屋,卖了又能卖几个钱!卖了以后你跟三个小孩住亮地(空地,没遮盖的空间)去。你也不看在这住院一天要花多少钱,就是卖了又能撑几天!我不能临走,再把你们娘几个坑了,孩他娘,听我的,咱回家吧。”九叔眼角也流出泪来。 “那也不能眼睁睁看你走了!你要走了,俺们娘几个怎么办,以后几个小孩偎着谁。我不管你,你要是现在就倒架了,你前脚走,我后脚喝药跟着你走,要不我就把几个小孩一块带着跟你到地底下找你。”九婶子低声呜咽,抓着九叔的手不放松。 牛波的喉头哽住,眼泪止不住从眼眶里出来,“九叔,你听我九婶子的,一定要咬住一口气,不到最后不能泄气,你几天前不还是能蹦能跳的么,没有那么快身体就坏了。我以前上学的时候,听过一个人的报告,四十多岁查出来这种病晚期,结果还是扛过去了,就是每天保持好心情,坚信自己能好,现在都七十多岁了。” “就是,就是,电视上不也放有人好了的么,为什么咱就治不好。”九婶子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,两只手抓着九叔的手。 “我还跟你说,九叔,你这种情况用中医效果会更好。搞不好一个方子合适就扳回来了,钱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帮你想办法,你这种情况我了解了,是变化最慢的一种,所以你不用担心,搞不好过几天就好转了。”牛波一边说一边想办法。 临走前,把身上的一千多块又塞到九婶子的手里,“九婶子,这钱你先拿着,权当是我借给你的,现在要紧的是九叔的营养要跟上。九叔,你听你侄子我的,我一定给你想办法,小时候你对我那么好,就跟我的亲叔一样,坚持住了,叔。” 回到家,牛波简单说下情况,问老爸牛卫华。“爸,咱家有没有什么方子能治九叔这种毛病的,你也看了这些年病,对这个一定有点办法吧。” 牛卫华想了想,“有方子,无非也就是排毒化瘀,他这个虽然是晚期,身体还行。要用这个方子,就是以毒攻毒,好了就能有转机,不好的话可能会加快,这个责任咱担不起,所以这个方子我不能乱用。再说,药引子也不好找。” 牛波眼睛亮了,“爸,你说要什么药引子,只要有名字,有产地,我去给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