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和胡杨同居(六)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一章和胡杨同居(六)

“呃,胡姐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牛波话说完了就觉得有些心虚,转身就要跑。 “你往哪里去!我都摔成这样了,你也不给我看看。看你这个医生当的。我这一天,唉!”胡杨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悲催。 “哦,好,我就来。”牛波跑到洗手间洗洗手。赶紧跑回胡杨身边,帮胡杨检查到底是哪里的问题。想到胡杨摔倒的情景,最大的可能是摔到屁股和后背。 “胡姐,头有没有碰到,腰呢,下面呢。”牛波充分使用中医四大诊断术中的问,望不太合适,胡姐的眼睛现在要杀人,而且有些地方是不会让望的,虽然有些不该被望到的地方刚才也望到了,从道理上说是两人扯平,可是胡杨必然是认为自己吃亏的。 至于闻,现在牛波也没什么好闻的。这个闻,是听声音,辨气息。就是摔了一下,听声音是听不出来的,现在胡杨中气充足,声音是压抑着的高亢。气味,想都不要想,摔的位置那么敏感,再给牛波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把鼻子趴到那地方闻气味。 切,也是切不出来的,只有问。就这样还是让牛波被胡杨夹枪带棒的一番打击。牛波不敢有怨言。自己干嘛要出去,让人家安静的回到自己房间里多好,非要去看一下。没听到人家的声音那么小么,那是在侦察敌情,是希望自己不在的。 最后,牛波还是用了比切更暴力的手段,那就是摸。恩,就是摸,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摸,只是很纯洁的检查身体的摸。牛波把头部还有背部都检查一遍,然后就到臀部。可是牛波却不能明说,只好用下面代替。 可是到这里胡杨又想岔了。什么!你竟然问我下面疼不疼!你竟然敢问我下面疼不疼!我那里疼还是痒我会告你么,我只能自己知道。姐姐我那里现在一点不疼,就是痒痒!我偏不告诉你!你个混蛋小子! 得到胡杨一个白眼,牛波明白了,那就是说就不告诉你,你看着办吧。牛波一边看着胡杨的眼神,一边小心翼翼的在臀部上揉了一会,观察胡杨的反应。发现胡杨没有什么痛苦的表示,确定没什么事。又不是老胳膊老腿,摔一下真的没事。 “没事,胡姐你放心,要是感觉不舒服你就叫我。”牛波退出去,还给带上门。我擦,胡姐不愧是老虎啊,这虎威真重,少惹为妙,怪不得人家说女人是老虎。 发生这事,牛波居然平静了一会,然后就睡着了。睡梦中,一只白色的大老虎老是在自己身边转悠,眼睛睁得大大的,还冒着红光。牛波很无奈,运转龙息术,让自己平静下来,进入修炼状态,进入到龙珠空间。 对于自己的龙息术到底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,牛波是一点谱都没有,每天只是瞎练,练完了就感觉很舒服。那次和小茹亲密接触完了之后,感觉更舒服,运转龙息术的时候感觉更轻松一些,调节的效果更好。至于这个龙息术到底是干嘛的,他还是不清楚。 在空间里使用喷云吐雾的范围又大了点,自己多次练习喷云吐雾位置的荒山上,居然长出了一些青草,虽然不是很多,可是也有蔓延的趋势,也许随着自己能力的增强,这个荒山也会变得生机勃勃? 那棵桃树现在已经长得老高,几乎接近被砍倒前的高度。只是,还没有开花结果,不知道为什么。按照山参生长的速度来说,外面一天,这里就是一年,这棵桃树早就开始挂果了,居然没有,让牛波觉得奇怪。 牛波睡到半夜,还是醒了。空间里的玉瓶,每天可以收集到两滴龙泉圣水。这个多出来的,就是从和小茹深层次接触之后出现的,以前那几个都只是完事之后多出来一滴,后来就没有了。而小茹之后,每天都多了一滴。 牛波爬起来,轻轻打开自己的门。然后朝胡杨的门那里走过去。这时候,牛波的心里在唱着一首歌,这是一首很那啥的歌,‘过了三道关,我心里好喜欢,妹呀妹呀我来到你屋前,只要你的门呀没上闩,我就过了这道关,龙给龙给龙。” 手摸上胡杨的卧室门把手,拧一下没动,再拧一下还没动,胡杨在里面上了锁。牛波灰溜溜又回到自己卧室里,眼睛睁的多大,就是睡不着啊。想着胡杨那里的英姿,觉得好渴望好渴望,自己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,难道还收服不了一只白老虎吗。 唉,可是胡姐不给这个机会啊。真是狼(就是狼,我没写错)有情虎无意啊,牛波真想求助五指姑娘,想想咱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青年,怎么能晚上没有肉吃,特别是眼前有这样一盘明显是吃了可以大补的肉。 我忍,我忍,我再忍,成为忍者神龟我也要忍,忍一时风平浪静。艾米豆腐,四大皆空;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;我擦啊,老衲应该吃菜,不能吃肉;师太,你救救老衲吧! 牛波几个小时都在忍还是不忍中度过,天亮了几乎有黑眼圈。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情况,想起来老人说过,这青龙遭遇到白虎,一定会发生战斗,难道说自己是青龙?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战意? 好不容易天亮了,牛波起来洗脸,烧稀饭,还弄了一个煎鸡蛋,完了开始叫人,“胡姐,起来吃早餐吧,我已经做好了。你吃了还要上班吧。” 胡杨起来吃着饭,对牛波点点头,表示赞许,“还不错,我先去上班,你等衣服干了就回去吧,把门锁好就行。”牛波答应,看着胡杨收拾好东西要离开。 就在门边,胡杨看了牛波一眼,“你现在还年轻,应该多干点事,到时候什么都会有的。晚上要好好休息,不要到处乱走。嗯,有些事你也可以想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 尼玛,什么意思,这当领导的说话就是让人琢磨。正胡思乱想,发现电话响了,是家里的,“老爸,什么事,啊,那我马上回去,很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