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和胡杨同居(五) - 乡村御医

第六十章和胡杨同居(五)

白的,白的,牛波一边嘀咕,一边向胡杨说的卧室里过去。壁橱里挂了些衣服,也不是很多,料子都不错。胡杨说的白色的浴袍只有一个,很好找,跟它相邻的是一个粉色的袍子,不知是浴袍还是睡袍,牛波也看不懂。 伸手把袍子拿出来,没想到带出一团东西。那一团本来是挂在里侧的,被牛波不知怎么碰掉了,牛波看到是一团黑乎乎的,捡起来才看到,居然是黑色蕾丝内裤。 “牛波,快拿过来,放到洗手间的椅子上就行。”牛波听到声音,探头看到洗手间的门开了一条缝,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,看到牛波露头,胡杨也露出那张令牛波心动的脸。 “哦,好,我刚找到,就送过去。”牛波赶紧把袍子给送过去,放在洗手间的椅子上。听到里面哗哗的流水声,牛波真想把裤子脱吧脱吧冲进去,想想还是不要了,自己不是禽兽。 唉,其实还是禽兽要简单些,想干嘛就干嘛,只要你有力量,够雄性。牛波溜回去赶紧把那个蕾丝内裤挂好,回到沙发上看着电视发呆。脑子里却想着胡杨白袍子里面黑蕾丝的情景,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。 想想看,胡杨身穿白色的浴袍,或者说是睡袍,在那张宽大的床上,斜靠在靠背上,或者单手支着脸,笑眯眯看着牛波,招手示意牛波过来侍寝。等牛波过去,胡杨一掀浴袍,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套装,然后就……哈哈。 胡杨不知道牛波在这边正yy,她在洗澡间里一边洗一边懊悔,自己今天太丢人了,不知道为什么乱七八糟的和这个混小子发生了这么多事。看了,摸了,也吸了,不过是牛波吸了她,她的手指头。这些都还能说得过去。 关键是自己竟然在沙发上被牛波弄得流水了,喷了。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。自从自己和那个东西分居之后,就没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,躲到这个小窝里来,过着独居的日子,无人打扰,不能说心静如水,最起码清净了许多。 可是今天这种清净被打破,自己神差鬼使要把牛波带进家里来。然后还要给自己按摩。然后,自己竟然被按摩的泄了,弄得自己下面黏糊糊的,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发现没有。胡杨一边洗澡一边想着刚才羞人的事,手自己摸到那里。 其实不能怪胡杨,问题主要还是在牛波。牛波的按摩手法没问题,但是就是在某些位置的穴道上按摩的时间长了点,力度大了点,所以导致胡杨出现这样的问题。 人体的很多穴道有刺激那种需求的效果,像牛波给胡杨按摩的后背,就有这样的穴道。中枢穴,位于人体背部,沿着中线向下,第十根椎骨处凹陷的地方,这里受到刺激后会调水调热,中医上调阳热,化水湿的地方,这里刺激会让下面出现潮湿。 志室穴,背部第二腰椎处,左右五厘米。这里会影响荷尔蒙分泌和脂肪代谢,手法不同,侧重结果也不同,合适的手法会去除腰部赘肉或者增加性能力,治疗男性杨伟,早泄,易经,或者肾虚腰疼等症状,对女性也一样。 还有前面的气海穴,关元穴,在肚脐的附近,都会有刺激女性产生情绪的作用,本来牛波还准备给胡杨按摩前面的,没想到只是后面两个就让胡杨扛不住,也怪自从进家之后刺激太多,胡杨本身就先有了情绪。 还有最强烈的的大穴没有用到,就是足底的涌泉穴。那里是肾经的首穴。《黄帝内经》中说,“肾出于涌泉,涌泉者足心也。”就是说肾经之气好像源泉之水,来源于足下,涌出后到达全身,这里的刺激更是会促动人体产生冲动。 牛波在按摩的时候也是不由自主进入挑逗状态,手法上有所侧重,所以让胡杨遭了灾,下面开始泛滥。这样的结果对胡杨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,胡杨的身体里阴气过剩,久滞不泄,对身体健康和情绪都会有不少的影响。 牛波在这里胡思乱想,听到洗手间里面咔塔一响,胡杨很轻的叫牛波一声,听到没反应,胡杨走出来。这时候牛波才反应过来,站起来要去看看胡杨叫他干什么。 胡杨以为牛波已经识趣的进房间躲起来,没想到牛波突然出现。胡杨啊的一声,向后一退,没想到脚下的地比较湿滑,她又穿着不防滑的拖鞋,直接向后仰倒,一下子摔在地上。 这个时候的胡杨比较狼狈,屁股坐在地上,摔得有点疼,腰好像也扭了一下。特别是摔倒的时候一条腿翘起来,拖鞋甩出去,露出一只精致白嫩的脚。更让胡杨觉得惨的是,自己的两腿间凉飕飕的,完蛋,什么都被这个家伙看到了。 看到了什么!这要问牛波。这个时候的牛波就像被施了定身法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胡杨,恩,确切的说是胡杨的两腿间,那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! 也不是没有,女人该有的胡杨也有,而且在牛波看起来还很漂亮,很精致。一般女人该有的胡杨却没有了,就是一般女人都会有的黑色的草丛,胡杨那里几乎一根没有,反正在牛波这里看来是一根都没有,有没有要贴近才能看清。 艾玛,胡杨居然是白虎!牛波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是的,就是牛波的小伙伴。牛波的小伙伴这个时候很意外的没有动静,要是以前见到肉就会立马跳出来的,现在居然学会低调了,很害羞的没有表达意见。 我擦,极品啊。胡姐竟然是这个,听老人说这种女人一般的男人享不了,阴气太重,长期在一起男人身体损耗太大,一般活不了多大年纪。可是学中医的牛波知道点,这纯粹是胡扯,无非是身体激素分泌的问题,哪有那么玄乎? “牛波,你傻站什么,我腰扭了可能,你过来扶我起来!”胡杨赶紧合上腿,招呼牛波过来。这个样子,自己好像岔了气,根本动不了,只有先让牛波送自己进屋。 “胡姐,你还能站起来么,你看我是扶你、背你还是抱你?” “我要能起来我还叫你,随便你怎么,你先把我送床上去。”胡杨觉得自己眼前一片乌鸦飞过,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,难道没查黄历? 牛波过来,一只手在胡杨的腿弯,一只手在胡杨的胳膊下,一用力把胡杨抱起来,居然是公主抱。向前走的时候觉得右手手指碰到一处软绵绵的地方,低头看,看到的是胡杨晕红的脸,还有带着杀气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