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和胡杨同居(四)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九章和胡杨同居(四)

呃,牛波听到这话,差点要走火。什么叫我要上就上,我要真上你能愿意?这样想着,牛波还是规规矩矩来到胡杨的身后,在胡杨的右侧位置,给胡杨放松。 胡杨对牛波的放松手法已经很享受,她现在的姿势还比较舒服。脖子下枕着一个枕头,侧着脸就可以看电视。牛波放松她右侧身体的时候,依然不影响她。 牛波把胡杨的胳膊抬起来,先从肩膀捏过去,让胡杨胳膊上有些发硬的肌肉变得松软。肌肉变硬的原因,其实就是肌细胞长期处于紧张的状态,得不到放松。经过按摩手法的放松,可以让肌细胞放松,有更多的血液和养料进入这一区域,让这里气血充足。 肩膀结束就是上臂,牛波把胡杨的胳膊架起来,先是慢慢揉捏上臂的肌肉,然后就是肌腱位置,再之后就是双手加快速度来回揉搓上臂肌肉,让血液快速流通,这里的肌肉活力变强。接着就是前臂,同样的手法。 等到两只胳膊都按摩完毕,牛波开始按摩胡杨的后背。先把手掌搓热,手心按在胡杨的后背,用大拇指沿着脊椎的边缘向下按压一遍,一直到腰部的位置。然后双手手掌张开,从脖子向下按压,力度不是很大,让胡杨的骨节发出啪啪的轻响。 胡杨被按压的呻吟不止,这样牛波浮想联翩。想着那几个女人在自己身下的样子,那边的小伙伴又在那不老实,从睡梦中瘫软的状态苏醒,挺直身体,正好贴在胡杨的臀沟位置。 牛波坐的位置比较暧昧,因为沙发宽度的不够,胡杨趴在中间,牛波只能选择在胡杨的臀部上坐着,同时也是在按摩胡杨的臀部。由于胡杨的呻吟,让牛波的小伙伴开始凑热闹,渐渐地让胡杨感觉到一个火热的棍子开始在自己的臀沟间摩擦。 牛波的按摩的时候,随着身体的上下用力,贴在胡杨臀沟上的小伙伴也在一前一后移动,在两半绵软的肉之间穿行。牛波还不敢换位置,怕胡杨察觉,只好把按摩的频率调低,注重大拇指在背上某些穴位的刺激。 其实胡杨早就察觉到了。她又不是那种未经人事的少女,就是少女,电影电视看的那么多,也知道男人下面那根火热的棍子是干什么的。而且越是少女,越对这方面的知识比较好奇,渴望了解异性的身体构造。 所以有时会有一些奇葩少男少女,只是为了了解对方的身体构造,就选择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,脱下对方的裤子,好奇的扣扣摸摸。在了解完表面构造之后,还想了解深层次的构造,于是就会发生一些双方都意想不到的趣事。 当然,更多的是这些少男少女会在无人的时候,对着镜子研究自己的身体构造,再在网络上查阅异性的图片,然后通过一些影像资料了解异性之间深入交流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有的女孩子会因为了解的心情比较迫切,用自己的手指破坏掉很多男人喜欢的那层膜。 胡杨不是这些少男少女,还看过牛波的那个地方,虽然是无心的,但是看到之后还是很有心的看了半天。那里的宏大给她很深的印象,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 现在胡杨在忍着,感觉牛波的那个宏大火热的家伙器要刺破自己的衣服,从后面进入自己的体内。这让她想到她在某些电影电视情节里看到的镜头。恰好电视里那个电视剧正好在播放男女亲吻的镜头,胡杨看了下身发热,赶紧换到一个综艺节目。 牛波在闭着眼睛,他想象的是另外一个情景。自己把小伙伴放在胡杨两座山峰中间,胡杨用手挤着自己的两座山峰,把牛波的小伙伴夹在中间,包裹起来,通过身体的上下运动让牛波获得满足。 胡杨没有想到牛波会这样想,她在压抑身体里逐渐聚集的幸福感。随手换台转移注意力,没想到换到一个地方台,剧情里播放的是欧美大片。男主正在和一个女人缠绵,女主正趴在床上,男主趴在她身上,被子裹了下半身,让人一看就知道两人被子里正在做着些男女之间爱做的运动,因为被子正在有节奏的晃动,眼看要掉下来。 不能看了,胡杨在哀叫,电视里怎么能放这些东西。可是两个男女之间的动作深深在脑海里浮现,特别是被子里两人有节律的晃动,更是让她把自己的处境联系起来。虽然牛波的动作比较慢,可是那根夹在自己臀沟里的棍子可是越来越热。 棍子还在慢慢移动,这时候胡杨闭上眼,把大片里的男主角换成了牛波,女主自然是自己。想象着牛波正抱着自己的腰部,把自己看见过摸到过的大家伙送进自己的身体里,开始来回运动,那种充实感让胡杨颤栗。 牛波已经把自己的身体位置后退,坐在胡杨的大腿上,开始给胡杨按摩臀部。特别是臀部上测和大腿肌肉这些地方,由于走路运动,能量消耗的比较多,也是容易出现酸痛的位置。牛波在胡杨的臀部用力揉搓,先让这些肌肉群恢复活力。 牛波的这个动作,反应到胡杨那里是这样的情景,牛波开始抱住自己的腰,在揉搓她臀部上的软肉,下一个动作就是刺进自己的身体,横冲直撞。牛波的按摩被胡杨想象成冲刺前的准备,马上牛波就会进入自己的身体。 牛波开始用拳头轻轻敲打胡杨的肥臀,也不算太肥,只是相对来说要大一点。随着牛波敲打的速度越来越快,牛波听到胡杨的呻吟也越来越快,好像是被自己进入的那些女人一样,快要到巅峰的状态,就是这样。 牛波敲打的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两个拳头几乎变成模糊的影子,高速敲打胡杨的臀部。这时候胡杨的感觉就是牛波的冲刺速度越来越快,眼看就要把那些东西释放在自己的身体里。这个时候的胡杨感觉到身体内那种幸福的感觉再也压抑不住。 正在敲打的牛波感觉到胡杨的大腿和臀部肌肉突然紧张,臀部向沙发上压几下然后放松下来。两只手也抓着沙发上的垫子,头埋进枕头里半天,身体逐渐放松。 “好了,不用放松了。你先进到那间小卧室等一下,晚上你就在那里睡,我也要洗澡换衣服。”牛波下来,看到胡杨头发乱了,脸上变的很红润,觉得有些奇怪。 牛波进到小卧室,听到外面胡杨进了洗澡间才出来看电视,刚换一个综艺频道,听到洗手间的门响,胡杨探出头又缩回去,在里面喊一声,“牛波,我忘记拿浴袍,你帮我拿来,就在衣柜里挂着的那个白色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