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和胡杨同居(二)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七章和胡杨同居(二)

牛波懵了,姐啊,有你这么玩的么,你还真能想,让我穿女人内裤。牛波想想自己穿着女人的三点式转悠的样子,立即头皮发麻,照自己脸来了一巴掌。 “不行那就没办法,这周围还真没有卖衣服的,我总不能去邻居家找男人借内裤给你。我还是拿过来给你看看,不是你想的那种。”胡杨的脚步声擦擦的离开。 牛波在这里胡思乱想,女人的内裤有很多种?不会是让自己穿那个中间只是一个布条的那种吧,女人穿了可以隐藏的深沟里看不到,自己穿了是不是会把自己小伙伴勒掉。还有那种齐逼裙,尼玛太邪恶,怎么想到裙子上去了,明明是内裤的事么! 擦擦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然后传来敲门声。牛波拉开门,看到胡杨手里拿着一团淡黄色的一团布递过来,看到牛波正把自己给他的毛巾围在腰间,一只手在后面攥着接头。可惜毛巾还是太小,牛波的小伙伴在下面昂首挺胸的状态还是被胡杨看到。 无怨小伙伴,因为刚才胡杨正胡思乱想内裤的事,想到女人的丁字裤,想到女人的齐逼裙,小伙伴又开始凑热闹。同时也表示抗议。老大,你明知道没有肉吃,就不要撩拨兄弟好不好,在这样下去就要和五姑娘交流了。 胡杨转身离开的时候,嘴角带着笑。这个牛波,真是气血旺盛,血气方刚,那里被毛巾挡住,居然还能够让自己看得出那里鼓鼓的样子,特别是自己才进门的时候,那里居然跳动一下,是表示对自己的渴望么。 胡杨这个时候有点后悔自己把牛波带家里来了,这小子血气方刚的,要是夜里爬到自己床上怎么办。自己是要反抗还是顺从,是忍耐还是享受。想象牛波要是强硬的刺进自己的身体,自己那里荒废好久的地方还能不能承受得住。 不知道胡杨在那里胡思乱想,牛波这边拿到胡杨给的内裤犯了愁。尼玛,自己买衣服的时候就怎么没想到买个内裤呢,现在竟然要穿女人的内裤。好吧,颜色还是黄色的,好在只是浅黄色的,恩,小黄,就是小黄。 打开来,才知道胡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这根本不是一般的内裤,这就是女人穿的短裤裙,或者说那种大裤头。这个牛波还能接受。套上去,觉得滑溜溜的,材料很不错,难道是丝绸的,不然怎么感觉到这么舒服呢。 舒服是舒服了,小伙伴却没有得到多大的限制,加上裤头的布料比较爽滑,小伙伴在里面活动的那个自由。牛波赶紧把衣服换好,出来看到胡杨已经在饭桌前等他。看到牛波洗完澡,精神头十足,眼前也是一亮。 牛波这些天确实比以前变帅了不少,特别是精神气。今天也就是因为小茹的事,蔫头耷脑的。现在经过胡杨这么一搅和,逐渐转移下情绪,感觉也好了不少。 “内裤能穿吧。”胡杨指指牛波两腿间,让牛波觉得好像胡杨要摸自己那里一样,小伙伴立即像听到首长喊李正一样,啪的一下立起来,抬头,挺胸,敬礼。 “呃,能穿,很舒服,胡姐,等我明天给你洗好还给你,要不我去镇上给你。”说完后牛波要打自己嘴巴。我擦,自己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,这是找揍的节奏。 胡杨一瞪眼,“舒服就行,我穿过的,不是什么好东西,就送你了,不用还。”说完,胡杨也要自己打嘴巴。我晕,我说的这什么话,自己穿过的内裤送给一个男人,俩人啥关系。再想到牛波说要给她送到镇上,胡杨觉得脸有点发烧。 “那我以后再买给你新的,你喜欢什么牌子的。”牛波脑子发晕还非要说话,结果又来了一句,说完这话牛波想把自己的嘴巴撕掉,尼玛,不会说话就别说! 牛波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,听得到响声,镇长的威压释放出来,“说了不要就不要,你乱说些什么,快吃饭!”看到牛波尴尬的表情,觉得心里想笑,还要本着脸,拿出自己镇长状态下的庄重来,可惜没有戴上眼镜,气势还真不足。 牛波让胡杨见识到他的男人气概,开始吃的比较慢,等胡杨吃完一个馒头要放下筷子。这边才开始发动。吃完剩下的三个馒头,吃光两盘子菜,还把胡杨烧的一小锅稀饭喝的一干二净,看看周围确实没什么可以吃的了,放下碗。 胡杨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。哦,胡杨没有小伙伴,她只是被牛波的饭量惊呆了,看着牛波风卷残云把一桌子菜饭解决干净,把小锅翻过来倒光最后一滴稀饭,才知道自己带进家里来一个什么样的小男人,最起码是个绝对的饭桶。 “你幸亏不是靠工资吃饭的,不然你那俩工资还真不够吃的,更不要说养老婆孩子。”胡杨还是表示对牛波饭量的敬仰,虽然说出来的话没那么温情。 “没办法,我饭量大,吃得多,所以有劲。”看了一眼胡杨,发现胡杨有点瞪眼的意思,牛波想到自己说话可能有歧义,赶紧解释,“是干活有劲,干力气活,不是别的事。” 胡杨差点被牛波气乐了,你说你解释个什么劲,你不解释我还不多想,你越解释我越想你在说的什么。这个小混蛋,到底有意还是无意,就在那撩拨人。姐姐我虽然是镇长,可我也是女人,也是有生理需求的,你把你那小伙伴在我面前乱展示也就罢了,竟然还用话语来撩拨我,你以为我不敢接受你的挑战么,就怕我一亮出家伙来能吓死你。 “别说废话,我知道你年轻力气大,吃饭多点很正常,你去客厅看电视吧,等下我收拾完碗筷,再去给你把衣服洗了。脱完水放在暖前片上,一晚上就干了,要是不干的话你可以晚点走,行了你出去吧。”胡杨挥手赶人。 “胡姐,我帮你,这些活我也会干。”牛波开口,要去帮着拿碗。胡杨不让,自己端着碗筷进厨房,放进靠墙的池子就要冲洗。牛波跟着进来。 “胡姐,我帮你。”牛波觉得过意不去,一个大镇长给自己做饭,等会还要给自己洗衣服,这怎么可以。洗碗洗碟子这点事不是个事,还是自己干觉得心安。 “不用你,你快出去吧。”见到牛波进来,厨房很狭窄,两个人根本磨不开,牛波凑过来帮忙已经碰到她胳膊,让她有点麻酥酥的,觉得不适应,想要让牛波离开。随手把牛波向外一扒拉,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扒拉到一个又圆又热的小棍子,捏一下,牛波哼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