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和胡杨同居(一)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六章和胡杨同居(一)

“胡……姐,怎么是你?”牛波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胡杨。 “怎么不能是我,干嘛呢,淋得像个落汤鸡,也不知道到路边避雨,我从背影看着像你,到跟前看了才发现真是。先上车,别在雨里淋了。”胡杨摆摆头,示意牛波进车。 “胡姐,不用了,我一会找个网吧趴一夜就行了。我是看到下雨高兴,故意在外面淋雨的,不是说春雨贵如油么,下点雨,家里那草药省的浇水。”牛波看到胡杨开着车,怕把她的车给弄脏,再说了,这个点去人家里,怕人家老公不乐意。 “上来吧,别啰嗦,一会警察判我交通违章了。都多大个人了,还去网吧玩,想玩就去我家,我家里也有电脑,不耽误你玩。”胡杨坚持让牛波上车,牛波无法推辞,只好进去,把自己买衣服给的塑料袋子撕开,垫在车垫子上,防止衣服把坐垫弄湿。 车子进入一个不知名的小区,胡杨把车开到院里的停车位,领着牛波走进一处比较老旧的单元楼。房子的面积看起来就不大,估计也就是八十平米左右。牛波提着东西跟在胡杨身后走到三楼的一家,胡杨拿出钥匙开门。 “进来吧,门边有拖鞋。”胡杨进门,指着边上的垫子。上面还有两双塑料拖鞋,码号都很大。看起来比较新,基本没人穿过。 “那边是卫生间,去洗洗澡,淋湿的衣服换掉,别感冒了。我去准备饭,等你洗好就可以吃饭。”胡杨指着里面一个狭小的的房间,这个二居室,洗浴间和卫生间是合并的。 牛波根据指引到卫生间里面,赶紧把衣服换掉。开始在雨里玩的比较疯狂,没想到春天的雨水并不干净,落到自己衣服上的雨滴竟然有泥,让自己的衣服上出现一块又一块的斑点,头发上沾了些,让牛波觉得头发很痒。 牛波在里面迅速冲几下。男人洗澡的速度很快,先把头冲干净,然后是小伙伴。不过小伙伴现在是用不到,只是简单用热水冲下,牛波一边洗着小伙伴,一边想着和小茹的离奇遭遇。哥们,你吃过天鹅肉,一般的肉类还想么。 伺候好自己的小伙伴,牛波就把身上打打肥皂,划拉几下,再把肥皂冲干净就完事。打开门出去穿衣服。 洗手间和卫生间挨着,是很小的两间屋。牛波进来的时候,把自己的换身衣服放在洗手间的一个小凳子上,洗完澡,身上的水还没擦就走出来,一边走一边抹着头发和脸上的水,自己没准备毛巾,难道要等自动晾干水再穿衣服? 牛波的小伙伴刚才被牛波伺候的比较舒服,刚洗个热水澡,又在想美事,这个时候也在兴奋的状态之中,稍微翘起头,大概是刚才牛波提到吃天鹅肉的事,它现在想看看还有没有肉吃,左顾右盼,不见天鹅肉。 啪挞,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,外面进来一个大美女,手里拿着一块新毛巾。牛波看到这个美女,啊的一声,立即捂住自己的小伙伴,想一下又捂住自己的前胸,结果只有一只手照顾自己的小伙伴,照顾的姿势变成单手攥着,好像要随时发起进攻一样。 进来的美女自然是胡杨,不过跟工作状态下的胡杨明显不一样。换了一件宽松的衣服不说,那个显得有些木讷的黑框眼镜也没有戴,这个时候的胡杨看起来风韵十足,远比工作状态下的胡镇长更加诱人。 牛波的小伙伴立即兴奋,表示对牛波的敬佩。这才说天鹅肉的事,这不马上就来一只天鹅,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吃天鹅肉呢。因此,它主动抬头挺胸,向胡杨表示满意,并且表示强烈的敬意。抬头!敬礼! 胡杨看到牛波光溜溜的,身上还有水流下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腹下的小伙伴,至于腹肌,胡杨已经看过,没啥感觉。只是惊诧于牛波小伙伴的雄伟,忍不住嘀咕一句,让牛波也听到了,这句话是:还真不小。 “行了,别捂着了,我又不是没见过那样东西。你洗个澡的时间也太快了。这是新毛巾,你在这里洗脸洗手就用它。赶紧擦干净出来吃饭,我已经弄好了。”说完转身离开,只剩下还在弯腰捂着要害位置,屁股向外的牛波童鞋。 我擦,自己的小伙伴被又一只天鹅看见了。刚才牛波惊呼的原因是觉得来的人有点陌生,仔细看才知道是胡杨,平日里胡杨都是戴眼镜的,这一下子不戴,牛波还真不适应,等认出来是胡杨,胡杨已经把他全身看了个光,转身离开。 牛波有点哀怨又有点喜悦的用胡杨送来的毛巾擦着身体,没想到胡杨出去的时候心里也是慌慌的,远没有牛波看到的那样镇定,才走到客厅就回头看看洗手间一眼,看到洗手间的门关的很严,不有长出一口气,在自己的胸口摸几把,平复加快的心跳。 没想到牛波那么快就洗完出来,以为怎么也要半小时,结果十分钟不用就结束。他看到牛波的小伙伴,虽然没有进入工作状态,也比一般人的大,特别是见到自己之后,还自然的打了个敬礼,那一刻胡杨立即觉得自己的门户里面变得潮乎乎的。 艾玛,那么大,这要是进到自己里面,来回摩擦这么几次,有没有可能把自己撑坏。这个家伙才二十出头,正是火气正旺的时候,冲击力一定很强大。胡杨这么想,就觉得自己那里越来越湿,居然看了一眼厨房里的胡萝卜。 嗨,想什么呢。自己还没那么饥渴。不过,牛波那里真是太大了。胡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简单烧制的饭菜端上桌,等着牛波一起吃饭。 洗手间和餐厅紧挨着,胡杨听到里面牛波又是一声叹气。过去敲下门,“牛波,又怎么了,还要什么东西。”里面停顿一下,然后传来牛波尴尬的声音,“胡姐,我内裤也湿了,忘记买,你这里有没有我能穿的内裤。” 胡杨哦了一声,“我这里没有男人的内裤,我的行不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