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春夜喜雨(三)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五章春夜喜雨(三)

牛波抱着小茹的大腿,向两边分开些,方便他继续进行工作。小茹的腿蜷曲起来,向肚子上收缩,希望缓解牛波带给她的刺激。可是随着牛波一次次的动作,小茹的腿又想要伸开,适应牛波工作的节奏。 小茹感觉到腿一直翘着有些累,终于被她找到一个可以停放的地方。小茹把两只脚踩在牛波的肩膀上,随着牛波的每一次工作,小茹就把脚在牛波的肩膀上蹬一下,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,两手开始抓着牛波的头发,用力揉搓。 牛波的手和口同时工作,并且加快速度,感觉到自己的工作区域又变得非常潮湿,空气里也弥漫着一种腥咸的味道。好像漫步在海边,被海风吹拂中带来的味道。 终于,小茹开始惊叫一声,身体开始剧烈扭动。牛波停下现在的工作,让自己的小伙伴和小茹再一次亲密合作,在温暖湿润的巷道中航行。海风有时卷起小的浪花,击打在航船之上,航船继续乘风破浪,勇往直前。最后,巨浪袭来,和航船撞击在一起。 小茹开始吟唱出一首变调的忐忑,高高低低,断断续续,最后的高音过后,正好是牛波的航船在乘风破浪的时候。随之巨浪袭来,牛波的航船开动马达,开始在狂风巨浪中加速前进。终于在巨浪平息之后,把货物运送到码头,迅速清空航船里的货物。 小茹在牛波的怀里喘息,黑暗中弥漫着春天的气息。小茹和牛波都在平息自己的喘息。牛波一边亲吻小茹的脸颊,一边在耳边说着对小茹的爱恋,换来的是小茹的回吻和激烈的拥抱,久久舍不得放松。 “我要出去一下,我有点尿急。”小茹在牛波的耳边说话,声音有点害羞的意思。 “天有点冷,要不我抱着你出去吧,”牛波舍不得小茹离开,随口说了这一句,觉的还是可行的,小茹的身材虽然不低,可是体重却不大,自己抱着她放水应该没问题。 “你滚,我自己去。”小茹爬下床,找到自己的衣服披上,打开门到外面,一会牛波就听到嗤嗤的声音。再过一会,小茹呼呼跑进来,快速爬进被窝。 “来,娘子,我给你捂捂。”牛波感觉到小茹的皮肤凉飕飕的,虽然是春天,外面温度还是有些低,小茹出去的时候就没穿多少衣服,特别是下半身,有些冷是正常的。 “嗯。”小茹也没有客气,把裹着的衣服一扔,就趴在牛波的身上,牛波抱着小茹有些凉的身体,伸手摸着一处处有些凉的地方,慢慢给捂热。特别是小茹的小屁屁,牛波按在上面老半天,加上抚摸才让那里变得暖和。 牛波一边摸着小茹,一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热起来,小茹也被自己抚摸的有些激动。征得小茹的同意,两人再次融合到一起,这次只是融合,没有剧烈的动作,活动了这么长时间,两人都有些累,一会小茹就趴在牛波的身上要睡着。 牛波似乎感觉小茹在吻着自己,不久后就沉沉睡去。 清晨起来,身边已经空无一人,只留下小茹身上的香味。牛波感觉是在做梦,可是起来看到床单上的污渍,还有几点落红,牛波知道不是做梦。这个小茹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找自己,到底去了哪里,牛波根本不清楚。 这一天,牛波又是精神恍惚。好在没有什么事要处理,草药正在长,而且有老爸管着。牛波感觉心情很烦闷,脑子里老是想着和小茹的那点事。没人的时候摸摸肩膀,小茹咬下的伤痕还在,就是小茹不见影了。 “爸,我今天去市里看看吧,问问下一波药材种植的事,在家里闲的无聊。”牛波跟老爸商议,老爸还没说话,老妈已经同意,“去吧,要是晚上回不来就不回来。” 牛波想不到老妈这么好说话,稍微准备下就离开家。坐上车来到市里。不知道自己离开家之后老妈和老爸正在编排自己。 “小波妈,你怎么就让牛波现在去市里了,还说要是不回来就不回来,你什么意思。” “我什么意思,你天天就知道看你的药铺和药园,不知道管孩子。你没注意小波这两天精神头不好,干什么事老走神,我怀疑他是有事,或者是那个女孩子跟他有联系,所以你看他今天要去市里。这都快要到下午了,他去干什么,一定有事。” “你就想儿媳妇想疯了。算了,反正他在家也没什么事,出去遛遛转转也没什么,那草药园我去看,晚上一般也没有什么人看病。”老爸牛卫华还是善解人意。 牛波在市里滚滚的车流面前,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好像有点陌生。一年前他还在这个城市里无忧无虑的压马路,逛网吧,每天对付着上那些无聊无味的专业课或者选修课,唯一有点兴趣的就是中医,觉得只凭一个人就可以让人痊愈,甚至起死回生。 华夏自古以来的那些神医,让他觉得心向神往。所以上学期间对中医这部分也多下了点功夫。自己会的,很多都是老师课堂上不教的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跟教中医的王老师关系这么好,因为牛波从他那里多学了不少东西。 他漫步在批发市场里滚滚人流里,看着一个个忙碌的人们,觉得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头。不觉中已经到了下午,外面竟然下起小雨。牛波在春雨中低着头走路,雨水打湿了衣服也不管。嘴里还在念叨,‘春雨贵如油,下的满街流。’ 还没念叨完,雨水降落的速度很快变大,居然还来了风。牛波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,头发也湿的粘结在一起,这个时候的牛波跟着逃荒的相比也强不了多少。看看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,牛波开始想自己要哪里去。 回家时不想的了,自己是出来散心的,结果也没起到什么效果。衣服又湿成这样,牛波只好在小摊上随便买一身换洗衣服。晚上去找个网吧,玩通宵,好好撸一把去,不知道自己的那些撸友还在不在。 牛波在春雨里举着手,手心向上,在路边向前晃,也不知道躲雨。嘴里还哼着脑子里随便蹦出来的歌,惹得路边的行人都看他,觉得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神经,有几个女孩见到他就躲开,牛波苦笑,自己这样也太吓人了。 吱嘎,身边一辆车停下,牛波一回头,看到车窗打开,露出来一个熟悉的面孔,“牛波,你不在家管理你的药园,跑这里逛荡什么,跟个傻子似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