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春夜喜雨(一)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三章春夜喜雨(一)

女孩明显是初经人事,虽然进入迷乱状态,也只知道抱着牛波胡乱亲吻,把腿在牛波的身上胡乱摩擦,根本不知道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。大概是感觉到自己衣服的牵绊,很快把衣服扯干净,露出稍显幼稚的身躯,和牛波的身体紧贴在一起。 牛波这个时候也把衣服脱得干净,抱着怀里干净光滑的女孩,凭着一丝清醒,找到女孩两腿间早就泥泞的洞口,一挺腰刺进去。想不到只进去一半,一方面是因为洞口太狭窄,另一方面是因为感觉到前进遇到障碍。 近乎疯狂状态下的牛波没有意识去怜香惜玉,只是想和身下的玉体尽快融合。女孩也陷入疯狂状态,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进入一个稍显巨大的异物,不仅没有抗拒,反而主动迎合上去,把身体向上一顶,这个时候牛波恰好向下用力。 啊,牛波的小伙伴完全挤进狭窄的通道,尽管里面已经比较润滑,还是显得有些生涩。毕竟女孩的通道从来没有开发过,通道太过紧缩,牛波的小伙伴个体又稍微偏大,在里面的行进就艰难了许多。再加上那倒阻碍的存在,让牛波进入更困难。 在两人的合力下,女孩通道里的障碍被攻破,身体被撕裂开的疼痛让女孩呼叫出来,眼泪不由自主从眼眶流出,一种莫名的情绪支配她,让她开始哭泣。牛波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,只是在女孩的身上猛力冲刺,女孩也一边哭泣,一边迎合。 慢慢的,愉悦的感觉在女孩的身体弥漫开,牛波的每一次冲击都会让她的身体有电流出现,顺着两人结合的地点向上传出,直冲脑海。女孩不由自主抱住牛波的后背,一边迎合牛波的冲刺,一边温柔的抚摸牛波后背。 女孩嘴里的哭泣声早就换成愉悦的呻吟,头脑也渐渐清醒,看到牛波在及身体上正奋力冲刺,女孩体内说不出的兴奋出现,抱着牛波的后背,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,向上使劲顶,最后剧烈颤抖几下,身体瘫软下来。牛波也达到兴奋的顶点,赫赫连叫两声,胯部像加速的电动马达,剧烈运动几十下,也喘着气俯在女孩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,牛波感觉到体内的龙息术自动运转,在体内运转一圈,然后竟然进入女孩的体内,环转一圈后又回到牛波体内,让牛波觉得自己体内又多了些东西。 女孩还在轻声哼叫着,眼角上海有泪水。牛波也感觉到女孩的异样,开始亲吻女孩的眼睛和脸庞。女孩的哼叫声停止,被牛波的亲吻弄得脸上痒痒的,轻轻笑了一声,立即又变成哽咽,抬起头,在牛波的肩膀上狠狠咬一口。 牛波没有喊痛,只是亲吻女孩的脖子,锁骨,并且用手抚摸女孩胸前的隆起。女孩的那里连小丘都算不上,要不是感觉到女孩下面草丛的茂盛,她真怀疑这个女孩是未成年少女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个女孩胸前的发育有些迟缓,那里还是袖珍型,一只手掌可以盖住。 “你为什么不叫痛,我把你的肩膀都咬出血了。”女孩看着牛波还在把注意力用在自己的胸前,正在伸着舌头在自己袖珍型的小丘上搜寻制高点,弄得她痒痒的,却又感觉到很舒服,只是心理上还在抗拒,没想到和这个家伙发生这样的事。 “不疼,你咬的不疼。”牛波看着女孩,对着女孩的嘴唇亲了一口。女孩没有躲,只是被亲过后在牛波的胸前又打了一拳,然后开始用手抚摸自己刚才咬过的地方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混蛋的身上咬这一下,他也不知道躲。 “哼,不疼才怪,你不用硬充好汉。我前两天随便打你几下你就乱叫,现在又充好汉。我就说你是大骗子,从来就不说真话。”女孩抱着牛波的脖子,不让他乱亲自己的胸前。 “没事,真的,我喜欢你,你做什么我都喜欢。”牛波把耳朵贴在女孩心脏的位置,听女孩的心跳加速。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子,却不知道女孩到底是什么想法。特别是在自己阴差阳错之下得到女孩的身体之后,女孩对自己会不会有所改观。 女孩没有说话,只是抱紧牛波,往牛波的怀里钻了钻。“你把我弄疼了,我那里现在还火辣辣的,我不知道第一次是这样的味道,你也不小心点,我就感觉好像身体被你撕开成两半,我那样叫,你还是不停止,我怕我要被你弄死。” 牛波又亲了口女孩子,“第一次就是这样吧,好像就是很疼。如果不是很疼,可能是你的那层膜可能破裂过。当时我疯了,你应该也是,结果就这样了。你放心,只要你愿意,我负责你这一辈子,只要我力所能及,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去摘给你。” 女孩看着牛波,看到的是牛波的真诚,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,你不是有很多女人吧,我听说你现在还是没有女朋友的。难道我打听错了?” “娘子,我是学医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这些基本的生理知识我是必须要了解的,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会有女人呢。哦不对,我说错了,我还真有一个女人。”牛波看到女孩的脸色变了变,不忍再逗她,“那个女人就是你,娘子。” “别叫我娘子,太难听了。”女孩把头埋在牛波的怀里,咯咯地笑。 “那我叫你什么,叫你媳妇,还是叫你老婆,还是叫你孩他妈。”牛波被女孩在怀里乱拱,搞得心里暖洋洋的,就希望时间就此停住,永远保留在这一刻。 “难听死了,什么孩他妈。你可以叫我小茹。啊,咱们这样不会怀孕吧,你刚才把你弄出来的热乎乎的东西,都弄进我那里面了,我都感觉到了。要是有孩子怎么办,我现在不能要孩子,你快说啊,怎么办?”小茹着急了,拍打牛波的前胸。 “哪里那么容易就怀孕了,怀孕了就生下来,我养得起。你告诉我你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,我帮你算算。”牛波亲了小茹的脸,示意她不用担心。 “过去四天了。”小茹回答,还是有点紧张。牛波拍拍她的脸,“没事,不用担心,现在应该是安全期。前七后八,一般是很安全的。就是你大姨妈来之前的七天里和过去之后的八天里,这段时间受孕的可能性基本没有,只要你生理周期正常。” “哦,是这样。”小茹稍微放心点,感觉到牛波的小伙伴还在自己的身体里,而且从绵软有开始变大,低声对牛波说,“咱们再那样一次把,我开始太疼了,后来刚好受一点就完了,现在我还想再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