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牛波哥哥抱紧我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二章牛波哥哥抱紧我

“你!唉,我离你远点,我上床睡觉,你滴完喊我。”牛波本来还想多问点的,结果被陈晓慧防狼一样的表情给伤着了。转头倒床上休息。扔下陈晓慧在那,张着嘴半天没话说。 门口传来擦擦的脚步声,又有人来了,牛波没起身,有人来会叫他,不叫就没事。擦擦的脚步声进到屋里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,“晓慧,你卫华大爷没在家?哦,是小波啊,大白天睡个什么觉。”牛波睁开眼,居然是赵婶,晓慧的妈 “婶子来了,我昨晚上没休息好,给晓慧打上吊水我趁空眯一会。婶子你不用担心,晓慧就是感冒,发低烧,打完吊水,吃点药就好了,不用担心明天去上学。”牛波从床上爬起来,揉揉眼睛,看到晓慧在那偷笑。 “没事就好,我还担心耽误明天上学呢。”赵婶和牛波说着些没营养的话,那边晓慧在听着,有时候看着牛波笑,吐舌头,让牛波无话可说。 晓慧打完针走人,牛波没有想到晓慧回家会把自己和她说的话,按照她自己的理解告诉了自己的妈妈。赵婶听到这些没有生气,眼珠转了转,嘱咐晓慧好好上学,心里头却开始盘算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要是真有这回事,到底划算不划算。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牛波早早到达小屋里。等啊等,盼啊盼,月上柳梢头,自然人没影。等到月上中天,依然没有人影。牛波无奈,女孩不回来了,这都到半夜了,竟然还没有影子。我好伤心啊,我要吟诗一首。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抬头看明月,低头想姑娘。 想着那个叫明月的美女,脱光了衣服站在床前,白皙的皮肤好像是地上的霜那样晶莹洁白。自己要是遇到这样的姑娘,还用得着想自己家里的婆娘。唉,自己没有婆娘。 没意思,还是唱首歌,想起来很流行的一个,华夏好声音里面的关喆唱的,想你的夜,好像能反映出自己现在的心情,于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情,唱着非常应景的歌词,‘想你的夜,,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,不知道你心里还能否为我改变,想你的夜……’ 沉沉睡去,睡梦中,忽然觉得一股异样的气味弥漫进屋子里,牛波稍微嗅了一点,没感觉到有什么问题,开始放平稳呼吸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睁开眼,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钻进屋子,坐在他的床头上。 娘子,你终于来了,我可想死你了。牛波想起来,想想还是别动,看这个小娘子到底要干什么。自己好不容易等来她,可别再给吓跑了。忍住,一定要忍住。 “大混蛋,臭流氓,让你欺负我,我现在迷倒你,我看你还怎么欺负我。跟我打架耍赖皮,打不过我就知道抱人家,不就是力气比我大么。爷爷不让我伤人,你要是坏蛋我就敢治死你。不对,你就是坏蛋,我真该治死你。” “大混蛋,那事我不管了,反正你打不过我,我也打了你那么多次,今天晚上你不动,让我再打一顿,我就再也不来了。我以后会很忙,我还会遇到你么。我后来不知道回到天南地北,再也不会再到这里来,想想以后见不到你,我还真有点舍不得。” “大混蛋,你为什么要欺负我,还跟我说那些羞人的话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,可是我愿意相信你说的是真心的,就凭你愿意让我打你你不还手。爷爷说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你没练过什么,都那么难对付,以后我会小心了,谢谢你,大混蛋。” “大混蛋,其实你欺负我的时候,我也有点喜欢,我不知道为什么,被你抱住了心里就慌慌的,身上使不出一点力气。你抱着我的时候,我也不想离开,但是你太坏了,为什么要在我身上乱摸呢,还用那个丑陋的东西顶我那里。” “大混蛋,我相信你喜欢我,可是我们不能结婚的,既然不能结婚,我们就不能恋爱了,你喜欢我也没有用。从今晚过后,我就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,我们就天各一方了。你要是也和我一样,会功夫就好了,可惜你不会。” “咦,怎么回事,我身上怎么越来越热?”女孩絮絮叨叨,让牛波听了个大概。女孩竟然也不反感自己,这绝对出乎牛波的意料。按照他的理解,女孩应该很讨厌他的,因为他对女孩做了很多混蛋事,虽然是抑制不住的冲动。 热?怎么回事?牛波听到女孩这么说,也感觉到身体里一股热流慢慢升起,嗓子里也有一种发干的感觉。那股燥热慢慢弥漫全身,让他有一种把衣服扒光的冲动,还想找到一处温暖深邃的巢穴,进入到里面停泊。 睁开眼,看到女孩今天晚上没有蒙头,衣服也没有穿夜行衣那种,只是穿了一身暗色的紧身衣,显得身材要更好一些。只是,这个时候的女孩有些异常,竟然在自己抚摸自己的身体,呼吸有些急促,开始要撕扯自己的衣服。 “你怎么了,我怎么感到身体发热?”牛波再也忍不住,坐起来开口问女孩,现在他的身体已经热的发烫,急切的想要把体内的能量释放出来,特别是闻到女孩身上的香味,牛波特想把她身上的衣服撕碎,和她融合在一起。 “抱着我,我难受。”女孩看到牛波起身,没有想到为什么牛波没有被迷倒,这个时候身体里有一种欲望引导她,让她急切的要找到一个男人,投进他的怀抱,让她用男性的烈火把她融化,才能够解除他的痛苦和煎熬。 看到女孩向自己扑过来,牛波一把抱住,这个时候头脑还留有一分神智,看到几乎迷乱的女孩,牛波一边摇晃,一边问她,“怎么回事,你用的什么药。” 女孩说话的声音变成呻吟,看着牛波媚眼如丝,“我用的是迷药,闻到让人沉睡的迷药。可是,为什么我的身体这么热,牛波哥哥,抱紧我,我那里也很痒啊,怎么办!” 牛波悲叹,有这样的迷药么,还说是让人睡着,可是自己现在是不砸晕睡不着啊,这个时候的女孩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扒的差不多,嘴巴贴上牛波的嘴,伸进牛波的口腔里,开始和牛波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牛波的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,把女孩压在身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