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哥哥 我还小 - 乡村御医

第五十一章哥哥 我还小

牛波害怕的结果没有出现,女孩只是抓着牛波的炮座,在牛波的腰上拧了一把,看了牛波一眼,又羞又怒,还有一点幽怨的意思。看的牛波有点心慌,有点心痛。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过火,只是精虫上脑,这些天见到一个又一个的女人,习惯性的就想那事? 女孩看到牛波疼的弯了腰,一生气把牛波推倒,脸色晕红跑走。留下蛋疼的牛波。牛波真的站不起来,女孩那一下子太狠了,要是力气再大点,就能让牛波蛋黄都散了。 “哎,娘子……”牛波招招手,却看到女子已经走远,步伐有些凌乱。只好无奈的对着月亮叹口气,又对自己的小伙伴打了一巴掌。“让你多事,让你不老实。这些天你吃的肉还少么,见到个极品你就忍不住了,这几天就不让你吃,饿死你。” 第二天,牛波真的有点恍惚,魂不守舍。吃早饭的时候筷子含在嘴里老半天没动,脑袋被老妈打了一巴掌,“吃饭呢,你乱想什么,一会把筷子塞鼻子里了。” “没,没想什么。”牛波回话,赶紧把饭扒拉进嘴里。自己可不能跟老妈说夜里发生的事,那个女孩长得跟个天仙似的,还是武林高手,还主动摸到自己身边来,这话跟谁说也没人信,还是老实憋着,埋在心里算了,就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女孩一面。 “夜里没睡好吧,没睡好就去睡,我跟你爸去山上看着,你在家睡着,有人来看病你就给看。”老妈做主,让牛波在家里睡觉休息。 好吧,让睡觉就睡觉。其实现在牛波真的不困,就是精神恍惚罢了。在考虑那个女孩为什么要来找自己,还莫名其妙的和自己纠缠不清。第一天晚上把自己揍了一顿还不过瘾,第二天晚上还来,结果又被自己差点隔着裤子伤害了。 牛波在药铺的床上斜躺着,胡思乱想,想到这里对着自己的后脑勺啪的一巴掌。让自己能够从胡思乱想的状态中解脱出来。忽然听到脚步声,家里来人了。 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女孩走进来,身高也在一米六五左右,身材很瘦削,娃娃脸,童花头,整个人显得很秀气。见到牛波在药铺里,小巧的嘴角立即翘起,眼睛也像弯月牙,“小波哥,你在家啊,大爷和大妈上山了?” “恩,晓慧啊,你怎么没上学。我听着你鼻子不通气,是不是感冒了。”这个女孩是陈晓慧,按照庄邻的规矩要叫他表哥,其实不知道多少年前有点亲戚,从血缘关系来说早就不知道差了多远。这个晓慧今年才上高一,十六岁,个子却不小。 “小波哥,今天周六大休你都不知道,我在学校不小心感冒了,在学校打针吃药太贵了,还是回家找你看。”晓慧笑眯眯的在问诊桌子前的长椅上坐下,等着牛波给她看病。 “看看,晓慧妹妹也长大了,这么会说话,你别看不起你哥哥我,我也是学医的,感冒这点小毛病还能看不好。来,先试试热,看要不要打退烧针。”牛波拿个温度计,给陈晓慧夹在咯吱窝里,然后就等着出结果。 量体温一般需要三五分钟,这段时间牛波就看着陈晓慧愣神,想着昨天晚上那女孩,身高比晓慧要高一点,身材一样瘦削,胸前……恩,也差不多。脸蛋比晓慧好看多了,她到底在哪儿呢,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出现? “小波哥,你看什么呢!”一只小手在牛波眼前乱晃,牛波回过神,看到晓慧的脸有点红,对着他还瞪了一眼,有点害羞的样子。嗨嗨,走神了,让人家小女孩误会了。 “哦,想事走神了,来晓慧,哥哥给你试试脉,你把手放到这个垫子上。”牛波拿过白色的脉枕,放在陈晓慧的手下,晓慧犹犹豫豫,还是把胳膊伸出来。 “犹豫什么,哥哥学的是中西医结合,中医西医都会。”牛波看到陈晓慧把手放到脉诊上,伸出三指轻轻压在她手腕位置,闭目感觉她的脉搏跳动。哎,这小丫头的脉搏怎么越来越快呢,病情没这么严重吧。 睁开眼,发现陈晓慧脸很红,见到牛波睁眼,咯的一声笑了,笑得牛波有些尴尬。“晓慧,笑什么,哥哥刚才感觉你脉搏跳动的次数有点快啊,你感冒没那么厉害吧。要不要去大医院查查有没有什么别的问题。” “小波哥,你就不说好话,你才有问题。你刚才看完人又找理由摸人家胳膊,让人家觉得身上跟蚂蚁爬的似的,还怪人家心跳快。”陈晓慧脸还是红,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冒。 我勒个去,小丫头想什么呢!牛波给了小丫头额头一个爆栗,伸手问晓慧要体温计。晓慧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愣了一下,牛波叹口气,伸手从晓慧的咯吱窝把体温计拿出来,结果感觉到手外侧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位置,小丫头的脸腾地红了。 “小波哥!你乱伸手!”晓慧气鼓鼓,作势要捶牛波。牛波瞪大眼,“小丫头想什么呢!哥哥对你这种小孩子没兴趣。我还摸你,还碰你,小时候你屁颠的要我抱着背着你不说了,现在跟我讲究,把你哥当流氓啊。” 晓慧不吭声了,小时候自己确实跟着牛波乱转悠,上小学也那样,家里还开玩笑要让她给小波哥做媳妇。自己小时候当真,打了才知道是开玩笑,牛波比自己大了四五岁,自己不可能给牛波哥当媳妇,五岁,都有代沟了。 晓慧有点低烧,牛波对上针药,给晓慧挂吊瓶,扎上去就跟晓慧闲聊天。 “晓慧,哥哥问你点事,你说像你们这么大的女孩子,要是被我这么大的一个男人亲过了,摸过了,对这个男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,是会记恨这个男人呢,还是会喜欢这个男人。”牛波为了表示自己的亲切,身体向陈晓慧身边靠近点。 晓慧立即抱着自己的胸,还捂着自己的下巴,随时准备捂住自己的嘴,脸上有点红,“小波哥,你别问我,我不知道。我还小,才上高中,我不想现在就考虑这些事。” 牛波看到晓慧那个样子,气的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,“你别自作多情,我告诉你了我对你这样的小孩子没兴趣,我就是问你个问题,你老往自己身上想干什么。你就想想你的同学,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的。” 陈晓慧的脖子缩一下,稍微避开点牛波的揉搓,“你又不说清楚,谁知道你要干什么。我们学校这样的事我不知道,但是不少同学都有男女朋友,有的在学校里就在一起吃饭走路,在外面租房子住,老公老婆的叫。要是这样的,亲下摸下应该没什么的。” 哦这样,牛波点点头,看了一眼陈晓慧。晓慧立即睁大眼,又胳膊护住胸前,“哥哥,我说了我还小,我说的那种不怕的不是我,我从来没谈过男朋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