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赶集遇班花 - 乡村御医

第五章赶集遇班花

“哎哟,原来是二嫂子,你要带着我就太好了,我正愁怎么去,实在不行打算步行去的。”牛波回头看到竟然是春菊嫂,登时就乐了。二嫂骑着一个新电动车,带他一个太轻松。 牛波也不客气,偏腿跨上电动车的后座,两只手环住二嫂的小蛮腰。二嫂看牛波坐稳了,对老妈打招呼,“婶子,我和小波走了,回来的话要是凑巧我就给带回来,保证丢不了。” 才出村,见到路上没几个人,牛波的手开始不老实。先是抱着腰,一会就开始向上移动,碰触胸前的绵软。二嫂的脸有些红,“你个小鬼,手规矩点,别人看着怎么办。” “看着就看着,我又没怎么着你,不就抱下你的腰么,还是隔着这么厚的衣服。”牛波没有停止动作,开始隔着衣服用手指头试着抚摸二嫂胸前凸起的那一点,弄得二嫂气息不稳。 “你要死啦。赶紧把手放开,大白天你乱摸什么。不想坐车就下去,早知道我不赖带你,好心没好报,带个大流氓上来。”二嫂被牛波磨得痒痒的。如果只是抱着也就罢了,竟然还用手指头在那里画圈圈,就像昨晚忙活完那样。 “二嫂,你意思就是说要不是白天,或者没人看着我就可以随便么。那咱现在找个地方,看路上哪个小屋里没人,咱进去玩一会。这天还大早,晚一会去赶集不要紧。”牛波的手力度大了点,让二嫂呼吸更急促,胳膊夹着牛波的手不让动。 可惜夹住手腕,夹不住手指头,牛波的手指头还在那肆虐,二嫂实在受不了了,停下车,“你快点住手,别乱摸那里。看不出你那么流氓。”看到牛波把手放下来,才继续发动车子。 “二嫂,我流氓也是你教的。昨晚上咱们都那样了,也没见你害羞,一到白天你就装好人,我可记得你昨天晚上有多疯狂。”牛波一边说,一边用一只手从二嫂羽绒服的侧面伸进去,想要摸摸她的两腿间。 春菊嫂感觉到牛波的魔爪从自己的臀瓣上一直向前,竟然要摸向她的神泉位置。想起来昨天晚上的荒唐,觉得神泉那里又开始潮湿。可是大白天的,路上这么多人,可不能让他得逞。 “你个小鬼要死了,好好坐着。你要不老实我现在就真让你下去,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,要是给别人看着就糟了。你不要面子我还要脸唻。”春菊嫂真的后悔自己今天的冲动,非要去带着个小混蛋来赶集,昨天晚上的缠绵确实让她觉得老想靠近他。 “好啊,小乖乖,竟敢说你小男人不要脸,看我得空怎么收拾你。”牛波想起晚上春菊嫂幸福时候叫他小男人的样子,觉得下面又开始膨胀。 “你就安稳一会行不,我怕了你了,小男人,我求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?”春菊嫂被牛波这一声小乖乖弄得心里痒痒的,昨天晚上这家伙兴奋时候可是叫了自己好几次小乖乖。 “好,好,既然咱家婆娘都求咱了,说什么都要给面子。”牛波见好就收,已经接近镇上,路上的人多了,真的不好下手。 “滚,谁是你婆娘!再乱说我把你扔下去。”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,不知不觉已经到达杏花镇上,牛波所在的龙泉村属于青龙镇,距离杏花镇是最近的,村里人一般都是来这里赶集。村里距离杏花镇三四里地,骑电动车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,一路上牛波又说又摸,自然觉得时间快。 镇上卖化肥的集中在原来的老门市部,建筑还是六七十年代的房子,上面还有五星的标志。牛波找到需要买的肥料,交完定金就准备回去。门市部有专门的下乡车,会负责把肥料种子等送到用户的家里,只要是不太远,都可以包送。 低头数着找的零钱转身,发现自己的身前多了一个人。稍微向边上让了一步,再要向前走,发现人影还在自己面前,一个声音里带着点疑惑,“你是牛波?” 嗯?谁叫我。 抬起头,发现一个身穿天蓝色羽绒服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,笑眯眯的,看起来很熟悉。 “是你叫我?我看你很熟悉,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。”牛波挠挠头。 “好啊,我可是到你家门口来了,竟然连老同学都不认识,你真行。”女孩依然笑眯眯的看着牛波,说话的语气有点责怪的意思,又像是撒娇。 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是周梦瑶,咱高一时候是同学,后来分班就不在一起了。你当时就是咱们班的班花,现在竟然更加漂亮,我一下子还真没认出来。” “哎哟,看不出来老同学这么会说话,我记得以前你可是很沉默的。我刚才老远就看到一个帅哥,越看越觉得熟悉,仔细看原来是你,让我伤心的是你竟然不认识我。” “老同学,是我的错,我哪里想到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是我的同学呢。再次认识一下,我是牛波,欢迎城里的大美女到乡下来。” “咯咯,你真逗,当时就觉得你这个名字比较有意思,没想到你现在性格也变得这么活泼。好吧,我也再次认识你,我叫周梦瑶,哈哈。”周梦瑶伸出手,牛波赶紧伸手和对方握在一起。 “你不是家在城里么,怎么有空到这边来。”牛波觉得有些奇怪。 “我来走亲戚,这是我大姨妈家。你现在看起来精神头不错,最近忙什么。” “我没啥好忙的,在家里帮父亲看着家里的小药铺。我成绩不好,毕业后就上了卫校。你呢,现在在哪里深造。” “我今年大四,现在正在县里的医院实习,咱们是同行,我是学临床的。老同学,你真热情。” 哪跟哪,说话不对啊。低头看,自己还握着人家的手,都两三分钟了还舍不得撒手,怪不得觉得手里有东西,软绵绵的握起来很舒服。 “哎哟,抱歉抱歉,见到老同学太激动了。”牛波松开手,摸下自己的鼻子,手有余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