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随身如意金箍棒 - 乡村御医

第四十九章随身如意金箍棒

棍子?我什么时候有随身带着的棍子了? 等等,昨天晚上?明白了,原来是自己随身带的如意金箍棒,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这女孩发现了。什么时候呢,估计是在自己挤住她靠在树上的时候,当时自己很性奋。 “娘子,你确定要我拿出我的棍子?那可是我的如意金箍棒,不能轻易拿出来给人看的。再说要是用,这个战场也不对,在这里用我的金箍棒,打碎了花花草草可是不对的。” “别乱叫,谁是你娘子!那你就说个地方,我和你一起过去,我看看你的棍子有多厉害!”女孩战意正浓,就要让牛波带着去合适的地方,和牛波好好厮杀一番,昨天晚上被牛波耍无赖,虽然自己打了牛波那么多下,可是心里老师觉得不解气。 “嗨嗨,真不合适,要战斗也要到屋里。再说也不好意思,才见第二次面。”牛波不知道这女孩婶真傻还是假傻,自己话都说到这样了,她还听不出来。也是,要是能知道,她昨天晚上就该发现是什么东西戳着她的小肚子。 “屋里?屋里地方不是更小么?你别耍花招,赶紧跟我打一场。”女孩舞动双节棍,耍了一个花,想李小龙那样把棍子夹在咯吱窝下面,好在没有伊奥那一声。 牛波不想打,赤手空拳都打不过人家,更别说手里拿武器。牛波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武器跟人打架,到现在他只是凭反应,力量。对付马义,候天他们几个都是这样。就是在女孩这里失去效果,自己要是不耍赖就沾不着人的边。 “等等,我找武器。”牛波想到一个或许能对付双节棍的武器,那就是裤带。在李大师演的黄飞鸿电影里,一根皮带玩的眼花缭乱,所向无敌;在电影精武门里面也是用皮带对付对方的长刀,最后把对方干掉,自己也可以用皮带。 牛波从腰间抽出皮带,把前面的扣子扣住,防止裤子掉下来,然后双手把裤带叠在一起,用手一拉发出啪啪的声音,很威武。牛波身体向下一蹲,来个骑马蹲裆式,大喝一声,开始! 女孩舞着双节棍就冲上来,却听到牛波又大喝一声,停! 然后一手提着裤子向后跳,还低着头在地上乱找,“我裤子扣子呢,我裤子扣子呢?你眼睛好使,帮我找找啊,你别看着,过来帮忙。”女孩愣了,这是什么招数,自己的威力有那么大么,就这一下子,就把他裤子都吓掉了。 牛波很悲催,刚才为了涨气势,一声大喊,肚子一挺,结果那扣子自然不如裤带牢固,直接被崩飞,裤子也掉下来。看来自己以后穿裤子要注意,要么就穿那种松紧性的运动裤,要么就必须扎紧裤腰带。 “你到底打不打!”女孩怒气冲冲,不知道牛波在耍什么花招。昨天晚上自己可是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,最后被牛波近身,然后不堪回首,弄得自己回去越想越气愤,当时自己还傻乎乎的被他又亲又摸,简直像中了迷药。 “娘子,你看我现在还能打么,裤子都掉了。”牛波很无奈,表示自己很悲催。可是女孩根本不管他这一套,银牙一咬,再次扑向牛波。牛波只好一手提着裤子,一手乱挥舞手里的裤带,边跑边乱喊,“娘子别打,我服了!” 他越这么喊,女孩越生气,手里的双节棍带着呼呼的风声砸向牛波的胳膊和后背。牛波真的着急了,这尼玛是棍子,打在身上很疼的,你还真舍得!胡乱挥动手里的裤带,向双节棍的来向迎过去,希望能挡住女孩的凌厉进攻。 哗啦,牛波走了狗屎运,长长的裤带正好和女孩的双节棍缠在一起。牛波用力一拉,女孩的双节棍脱手,身体也向前倾一下,牛波哪会放过这个机会,双脚一跳,正好到女孩面前,一把又抓住女孩,把女孩揽在怀里,牛波的前胸贴着女孩后背。 “好了,娘子,别打了,我真的打不过你。这样的月色怡人,如此良辰美景,聊聊天多好。像你这样的大美女,打打杀杀的多不好,到时候没人敢娶你。所以只能是我来了。哎哟!”牛波在这里絮絮叨叨,怀里的女孩一脚踩在牛波的脚面上,疼的牛波冒汗。 “你再乱叫我娘子,我就踩死你,你快放开我,我们再打一次,你可以用你的棍子。”女孩开始在牛波的怀里挣扎,想要挣脱牛波的怀抱,可是牛波就是力气大,说什么也不放开。 “娘子,哦,小娘子,你听我说。自从昨天晚上见过你,我这二十一小时三十六分钟就一直想着你,昨天晚上做梦都是你,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你了。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。” 女孩咯的笑了一声,“别骗人,你就见我一面就说爱上我,谁信呢。”说着这话,挣扎的力气小了些,好像要换个舒服的姿势呆在牛波怀里。 “真的,你不知道我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。吃饭的时候我想着你,结果咬了舌头,稀饭撒到褂子上。走路的时候我想着你,结果撞到树上。听到有女孩子说话的声音我怀疑是你,我过去看看,听到别人走路的声音我以为是你,我过去瞅瞅。” 女孩有点沉默,“就会骗人,我才不相信你。”声音却低了不少。在牛波的怀里再扭动一下,因为她感觉到有点不舒服,后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顶着她的臀瓣之间,似曾相识。 “真的,你摸摸,我的头上真的有一个包,今天撞的。”牛波信誓旦旦。 “你说什么我也不信,我才不管你有没有包。我就知道你现在带着的棍子顶着我了,赶紧拿开。”女孩说着就伸手到后面,一下子把顶在自己臀瓣的棍子扒拉开。结果发现这个棍子居然是弹簧棍,才拨走啪一下又弹回来,还打在她手上,热乎乎的。 什么东西,这么奇妙。女孩再次伸手过去,一把握住,“哼,说你带着棍子你还不承认,是打算用这个偷袭我吧。”回过头,发现牛波正苦着脸,想要弯腰却不敢。 “娘子,你快放手,这个棍子就是我说的如意金箍棒,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是什么吧。”牛波不能不说了,要害被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侠拿着,还不知道是什么,要是真的当做自己的武器给没收了,自己到哪里喊冤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