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小娘子你别跑 - 乡村御医

第四十七章小娘子你别跑

真过瘾,牛波亲了一下又撤回来,自己舔舔舌头回味刚才的感觉。女孩的嘴巴很清凉,从嘴里出来的一点唾液也是甜甜的,还带着点清香,不知道是女孩嘴里的味道还是鼻孔里呼出的味道,很像茉莉花茶刚冲开的气味,淡淡的。 味道鲜美极了!牛波这样想,看着眼前的女孩。女孩好像被施加了定身法,在那一动不动,又大又圆的眼睛愣愣的睁着,显得有些迷茫。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舔,舌头收回去,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一次。 受不了了!牛波的身体里腾出一股欲望,想要把女孩抱在怀里,狠狠的亲她,把她揉碎,融进自己的身体里。牛波见到女孩还在那里呆立不动,抓着女孩的胳膊,一把把女孩拉进自己的怀里,紧紧抱住她,嘴巴再次向女孩嘴巴上盖上去。 再次命中,可是牛波根本不满足。刚才女孩嘴里露出的一点唾液就让他感觉到无比香甜,现在又有机会,怎么可能放过。牛波盖上去就把舌头伸出来,就要伸进女孩的口腔里。可是女孩的牙齿紧紧咬住,根本不让牛波进去。 牛波的手从后面盖上女孩的粉臀。女孩的臀瓣不大,牛波在上面一划拉就能摸到两个臀瓣间的深沟。把手盖在臀瓣上,感觉到臀瓣很硬,知道女孩现在的身体状态很紧张。牛波在女孩的臀瓣上慢慢抚摸,想要让女孩放松下来。 女孩的臀瓣被牛波按上去,身体就是一紧,臀瓣自动收缩,肌肉变得很坚挺。这个时候,女孩的身体想要远离牛波的手,就自动向前移。没想到前面好像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她的小腹,竟然还有跳动的感觉。 这个男人身上竟然带着暗器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带着一个棒子,可是被自己打的那么狼狈,为什么不拿出来呢,非要赤手空拳和自己战斗。看来这个人品质还不坏,比较讲江湖道义,自己没用武器,他也不用,虽然打不过我。 难得女孩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够胡思乱想,她从来没有和男人这样战斗过。以前练功的时候也和男人有过贴身接触,可是从来没有敢对自己乱摸乱亲。她也多少知道点这方面的事,可是轮到自己被陌生的男人又亲又摸,她直接就慌乱的不知要干什么。 这个时候要挣脱,这是她的第一反应。可是这个男人的力气太大,她根本挣脱不了。而且这个男人好像对自己没有恶意,没有想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的意思,但是为什么他现在又亲又摸自己,难道是看到自己的样子,喜欢自己? 是了,刚才他在自己的耳边说自己很漂亮,这就是说很喜欢自己了。虽然以前也有人跟自己这样说,但是都是给自己写纸条或者老远叫喊,自己根本没什么感觉。可是这个男人贴着自己的脸那样说,自己为什么会有很高兴的感觉? 这个男人自己在白天见过,长得还算比较帅,就是跟女人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比较让人讨厌。现在他的手竟然在自己的臀瓣上乱摸,那里可是有十多年没人碰过。现在被这个男人的手摸过,就好像被温热的毛巾捂着,暖暖的,让人放松。 牛波感觉到女孩的身体放松下来,臀瓣也变得软软的,用手捏一下,女孩闷哼一声。牛波觉得更刺激,手指伸进两个臀瓣的中间,稍微用点力一扣,似乎碰到一个可以进入的地方。 哦,女孩一声惊呼,张开了嘴。牛波的舌头趁势进入,终于碰触到女孩的小舌头,吮吸到女孩嘴里香甜的唾液。牛波开始放开下面肆虐的手,老实的按在臀瓣上,偶尔捏一下,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女孩香甜的嘴里。 呜呜。女孩没想到牛波竟然把舌头伸进自己的口腔里来,还和自己的舌头接触。女孩感觉到舌头那里一互相接触,就产生出一股电流,迅速弥漫全身,让她全身酸麻瘫软,腿都要站不住,好在靠在树上,不然女孩就要躺倒在地。 电流一波一波向外传送,被电流击中的不仅仅是女孩,还有主动进攻的牛波。牛波只是用舌尖和女孩轻轻接触就有触电的感觉,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。这种感觉让他沉醉,仿佛世界里的其他一切都不存在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时间也停止在这一刻。 沉迷了一会,其实时间也就是那几十秒。牛波很快不满足只是舌尖的轻轻接触,想要和女孩的舌头搅在一起。下面的手也开始用力,似乎想要把女孩的臀瓣揉碎。就在牛波即将进入疯狂的节奏时,牛波忽然感觉到舌头突然火辣辣的。 女孩嘴里有刀片?感觉是那样,牛波的舌头好像是被锋利的东西划过,开始只是火辣辣的,现在立即感觉到有点疼。牛波啊的一声叫,离开女孩子的身体。嘴里有腥咸的味道,应该是出血了,牛波一口唾液吐到地上,看到颜色有点暗。 我擦,真的流血了。这个女孩太危险,亲个嘴都会弄出血,这要是女孩生气给自己脖子上来一下,自己就会嗝屁,伸腿,闭眼,完蛋了事。 女孩好像也从刚才迷乱的状态中脱离出来,对着牛波的身体拳打脚踢打过去。牛波只是象征性的躲闪,让女孩的拳脚噼噼啪啪打在自己身上。有点疼,可是牛波痛并快乐着。 女孩一阵狂风暴雨的进攻,看到牛波只是躲闪不进攻,觉得也没意思,停下来跺跺脚,对着牛波哼了一声,就要系上自己的蒙面巾。“女侠,你不要再系上了。你这样就很漂亮,让我看了就怦然心动,让我再看一会行不?” 回答他的又是一轮拳打脚踢,好在蒙面巾没有再系上。牛波一边挨揍一边求饶,结果女孩打的更起劲。等到女孩开始喘息的时候停下来,不理牛波,转身就要离开。 “女侠,你别着急走,你看月亮还老高,现在正是亮堂的时候,咱再聊会行不。如此良辰美景,花前月下,正是谈理想谈人生的好时候,我对你一见钟情,一见倾心,你给我个机会行不,女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芳名,要不给个电话也行。” 女孩又在牛波的腿上踢了一脚,不理牛波的絮絮叨叨,转身就走。牛波屁颠的跟着,“小娘子,你要走了。那你明晚还来不,你不是要找我比武招亲的吧。啊,不是,不是,你别瞪眼。小娘子,你告诉我,你明天晚上几点来,我把别的事都推了等你。哎,哎,小娘子,你跑什么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