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不是你也是你 - 乡村御医

第四十四章不是你也是你

车子很快到派出所,牛波跟着下来,到办公室做笔录。签完字老柴问牛波,“你说的那事是在什么时间。在什么地方。” “没多长时间,在杏花镇的街上,当时候在集上抓到那两个小偷,我把钱包要回来就离开了,后面又过去几个人,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的。” 老柴点点头,拿起电话,播出一个号问了半天,放下电话。“你说的这个事我了解完了,那天你把钱包拿走之后,剩下的那些人有人打电话,把那两个人送派出所去了。两个人一个叫马义,一个叫候天,都住在马家营。” 老柴跟牛波说了实话,“牛波兄弟,我看你也是个爽快的人,我就跟你说实话。像你这种情况,损失额不是很大,主要是嫌疑人无法确定。而且还是跨区的嫌疑人。所以这事真的不好处理,毕竟只是怀疑。” 老柴喝口水,把头凑近牛波身边,“牛波兄弟,我就跟你这样说,像这种情况你就直接找上门问,看他们什么表现。他们不是你的对手,你不用怕什么,甚至说你要是动手有点过火,咱这边给你撑腰,他就在杏花街上活动,好找。” 牛波点点头,这样也行,根据他们提供的地址,牛波直接找到马家营。先是在马家营转了两圈,看到两个人居然正在路边的一个小店边打牌,牛波装作没有看到两个人的样子,在外面东看西看,用余光看到两个人已经发现他,就骑着车子慢悠悠离开。 两人看了一眼,“兄弟们,我们俩有点事,先离开一会,等会回来。”把位置让给别人,起身就走,看着牛波慢悠悠离开的方向。 “是他吧。”马义问候天,候天就是那个比较嚣张点的青年,马义就是那个比较老成点的,马义其实早就认出来牛波,问候天这一句,也只不过是为了确认一次。 “没错,就是他。我记得很清楚,他可是比较能打。”候天记得当时候牛波一挑二。 “那不怕,在咱家门口,怕他个鸟,叫人。”马义又叫过两个人,四人一起向牛波离开的方向追过去。一直到村头,看到牛波还在慢悠悠的向前骑。 “站住,你别跑!”候天见到距离牛波越来越近,大喊一声,四个人追过去。牛波一回头,看见四个人,骑车的速度立即加快,稀里哗啦的声音响得厉害,让人担心散架。 四人很快就追上牛波,拦住牛波的去路。候天手一指,“小屁崽子,你那天怪能,竟然敢找我们的麻烦,该你倒霉,今天到我家门口来了,你给我下来,给我们每个人踢十脚,然后去镇上请我们吃饭,要不把钱都给我们。” “这样就行了么?”牛波显得有些惊慌。候天眼珠转了一下,“当然不行,你跟我们说那天跟你一起的那个女的是谁,告诉我们她的电话和住的地方。” 牛波还是有些慌乱的样子,看着候天一点点逼近。“恩,还有……” 还有你想找死!牛波突然伸手,一把拉过候天,一个过肩摔扔到地上,这次比上次摔得还脆。没等候天爬起来,马义也被扔在他身上,然后是第三个,第四个。最后牛波拍拍手,坐在四个人的上面,身上的土都没多少。 “说吧,还想要什么。”牛波很轻松。 “什么……都不……要了,我要起……来。”候天被压在最下面,几乎要被压炸了。牛波也怕出人命,一脚把人垛子蹬倒,趴在最下面的候天才捞着喘口气。 “你有什么事就说吧,我们不动了。”马义很清醒,到现在已经看出来牛波是有事找他们,自己几个人还上赶着送上门,结果还要被收拾一顿。现在两个人也没有再叫人来的意思,自己四个打人家一个,人家还没怎么地,明显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 “聪明,我就问你们,你们知道我是谁了吧,我是龙泉村的,我叫牛波。昨天晚上我家的桃园进人了,把我家的桃树砍断七八棵,你们俩谁给我解释解释。我想了半天,我这些年还真没有什么仇人,还就你们俩。” 听到牛波这么说,候天两个人连忙摇头,“不是我们干的,我们到现在才知道你是龙泉村的,我们不干这种活,这是那种不入流的人干的,不一定你村里哪个人。” “还不入流!就好像你们入流似的。不是你们干的能是谁干的。我不管你们,今天既然我来了,我就要一个结果。反正我知道,我最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只有得罪过你们。现在我家里这件事,不是你们干的也是你们干的。” “兄弟,这样不行,真不是他们干的,你不能冤枉人!”那两个也跟着帮腔。 “你叫谁兄弟!我认识你么!我不管这些,我就找你们两个了。现在我要钱,八棵树,一年会卖三百块,三八二十四,就是两千四,两年就是四千八,我给你们优惠点,给我四千五就行了,赶紧的,拿钱。”牛波伸手。 “我们没钱,再说也不是我们干的。”候天大喊。牛波拳脚过去,四个人终于凑出来一千六百多块,交到牛波手里。然后还给牛波写了一张三千块的欠条。条件是要么一星期内给钱,要么找出来是谁。 候天看看马义,脸皱的像苦瓜。人家都找到自己门上,自己又上赶着过来送钱,没法说。打又打不过,这点钱又不值当找人下狠手,关键是找人花钱远超过这个钱不说,还未必能是牛波的对手,到现在还不知道牛波的战斗力有多强大。 不远处的陈家庄,马义和候天正可怜兮兮的站在一个清瘦的老头面前,就像犯错的小学生。“师爷爷,我们着的是没办法了。我们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人,那件事真不是我们干的。你老人家给我拿个主意。” 老头沉吟半天,“这样的小青年,还摸不出头绪,这样的人咱不惹。既然就几千块,你就给人家送去,交好这样一个人没有亏吃。遇到合适的机会,我再去见识这个年轻人。” “师爷爷,这样不是丢了咱家的名头……”马义开口,立即被老爷子一声怒喝顶回去,“名头个屁,现在是什么时代了,到什么朝代干什么事,别在外面吵吵咱们这些事。遇到摸不清底细的就不要乱出手,这点脑筋都没有!” 老头怒气冲冲把两人训走,全没有注意里屋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。见到两人走开,里面的这个人攥起拳头,“哼,龙泉村的牛波,你等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