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谁砍了我的桃树 - 乡村御医

第四十三章谁砍了我的桃树

我擦你奶奶个腿,谁砍我的桃树干什么! 这几颗桃树虽然说值不了几个钱,但是也是家里的一份收入。特别是被砍倒的这两棵,其中有一颗是这个园子里最甜的。而且这个园子里的桃树都长了十几年了,牛波对他们都有感情,以前他的学费都要靠这些桃树换来。 “爸,妈,咱家的桃树都被人砍了,十几棵桃树就剩下不到一半好的,最好的那棵也被砍了!”牛波回到家告诉这件事,老妈立刻就骂开了。 “哪个杀千刀的,砍了咱家的桃树,要他断子绝孙,不得好死。出门就被汽车挤火车轧,全家不得好死!”老妈气的乱蹦,在家院子里就跳着脚骂。 “婶子,婶子,你说你大清早咋呼什么,有什么事好好说,别生气。”邻居大嫂子以为老妈和老爸吵架,赶紧过来劝说。大嫂也是家里劳务大军成员之一,本来准备好喊着老妈一起上山干活,结果就听到老妈的骂声。 “小翠妈,我不是跟你叔吵架,是你兄弟。也不是跟你兄弟吵架,是因为你兄弟早上起来上山,看到家里的桃树都被人砍了,你说俺家得罪谁了,竟然起意踢腾俺家的东西,唵。”老妈说着说着就要哭了,这几棵桃树简直是她的心头肉。 一棵桃树上面结出来百多斤桃很正常,一棵桃树能卖到三四百块钱,这十几棵桃树一年能收入三四千块,现在被砍成这样,怎么能让她不心疼。 “你在家里骂没用,那些孬种又听不到,你赶紧吃饭去山上看看,我去你大爷爷家看看,让他给派出所打个电话,让人来看看。”老爸还是比较镇定,这一点牛波很佩服,自己长这么大,就没见到老爸着急上火的时候。 “我还吃什么饭,我现在就去看看那些杀千刀的把咱家桃树砍成什么样子了。”老妈急火火就要上山去,还是被老爸劝住,反正那些树都被砍倒,去了还是那样。 等到派出所的人过来,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多,村长马富贵跟着一辆面包车过来查勘现场。“卫华,小波,快过来,这是派出所的柴所长,听说你这里树被砍,亲自过来了。” 牛卫华赶紧过去递烟,老柴和两个联防队员扫了烟一眼,很客气的推开牛卫华的手,“不用客气,我们不抽烟,还是先看看现场。” 老爸前面带路,柴所长和两个联防队员过去查看地形。马富贵在后面拉了一下牛波的衣服,刚要开口,牛波说,“富贵叔,你是说要我准备点好烟是吧。我看着了,柴所长那手指头都还焦黑,一看就是老烟枪。” “虎子,过来。”虎子屁颠跑过来,牛波扯出两百块钱,“去店里买两条最好的烟,十块钱的那种,剩下的钱给你买糖吃,知道了不。快点去。” “小波叔,还剩下十块钱呢,你都给你买糖?”虎子不相信。 “屁话,十块钱叔叔都舍不得,快点,耽误事我把你屁股踢烂。”小波在虎子的头上摸了一把。虎子飞快跑走。目标是村里的代销店,那里是村里唯一有好烟的地方。 柴所长还算比较专业,看看现场,“你这个还真不好办,如果是现场没破坏,还能取个鞋印啥的,现在几乎满村的人都跑这里来看,根本无法取样。这个园子也没有什么重要的遮挡,现在桃树也没结果,你看你这个园门都没有。” “这样只能从人际关系上推测。你家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,或者在村里有没有可能记恨你的人。这个人不会离你们太远,不然不会这么准确的找到你们的桃园。” 听到柴所长这么说,村里人叽叽喳喳一片。都帮着分析案情。 “小波家还能得罪人?村里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小波爷俩给看的,还不提钱的事,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。谁家有个红白事,卫华哥都从头帮到尾,村里人得到他家的恩惠多了,怎么能得罪人?” “是啊,要是得罪人,这些年早就被砍光了。这个桃园都十几年了,从来也没有人来给动过。小孩子更不能,小孩子等桃子熟了时候,来要吃就没被辞过。” 柴所长听到村民这么说,觉得暂时没什么头绪,苦主又不懂什么事,也不弄点好烟来。这个不是什么大案,也就是几千块钱的事,还不如他去抓赌可以没收资金。 “那这样吧,你们爷俩谁去跟我做个笔录,等调查出来我们通知你们好不好,破案的事我们会尽力,但是线索不太多,你们要做好耐心等待的准备。” 牛卫华刚要说话,牛波过来,“明白,明白,柴所长,我跟你去做笔录。爸,你在家里管着草药的事吧,我在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。我跟着去做笔录。” 牛波跟着上车,一进去就把怀里的两条烟掏出来,“柴所长,大早晨你就和两位哥到我们这地方来,连口水都没喝,实在过意不去。这两条烟你们带着抽。我知道你们干这个不容易,破案很费脑子的,电视里那些破案专家都抽烟。” 柴所长推辞,牛波硬把两条烟塞到柴所长怀里。“柴所长,你看你不要客气,我以后或许还有要麻烦你的地方。我们这边虽然穷点,等到时候山上树长起来,野鸡野兔子还不缺,到时候我弄几只给兄弟们尝尝。” 老柴看牛波确实是要给,两条烟也没什么,觉得牛波也懂事。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等到哪天有空咱一块吃饭。就你家这事,没个准确的线索,真的是不好办,你多想想,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么,就是最近,时间不用太长。” 最近的事,牛波想了想。还真没有得罪谁。终于眼前一亮,想起来一个事。 “我前段时间去赶集,遇到两个小偷偷村里人的钱包。我追过去把他们打一顿,把钱包要回来,那两个人记恨我的眼光我还记得,就是不知道叫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