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调教小婶子(四) - 乡村御医

第三十九章调教小婶子(四)

小婶子这个时候的神智很清醒,两只手攥着牛波的手,不让他向下面摸。牛波上面亲几下,下面又坚持要摸下去,还是不行。在小婶子那里的请求没通过。 牛波没想强硬得手,也怕小婶子乱喊叫,自己还没个媳妇,要是被说成大流氓那就不好了。所以他转移阵地,在上半身亲亲摸摸半天,又用手隔着裤子摸了小婶子门户位置几下。小婶子没有反抗,甚至还发出闷哼声。 摸了几下,牛波又把手拿回来,伸到小婶子的衣服里,从肚子摸下去,又摸到裤腰带的位置。这次小婶子的反抗明显要弱了些,看来刚才在外面的隔衣摸门户也起到一点作用,还是让小婶子有感觉了,牛波下行的手被阻挡一次,又在肚子上游走。 划拉几下,在上面亲了几口。牛波的手又伸到裤带的位置,小婶子的手又拦过来,可是却没有开始那么用力,那边的手终于越过裤带这条防线,一下子伸到小婶子的小肚子那地方,马上就能摸到女人的门户是什么情况了。 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凌乱的人声,看来那帮闹新房的已经回来了。牛波的游戏无法进行,只好把小婶子放开。小婶子惊慌的躲到墙角,看着牛波,又羞又怒。好在外面的人只是闹,还没有进来,又过了两三分钟才进来。 这两分钟对于牛波和小婶子来说太奇妙。牛波没有乱动,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小婶子,小婶子的呼吸也逐渐从急促到平静,眼睛直直的看着牛波,带着羞怒,好像要把牛波印在脑海中,心里也许把牛波这个小流氓骂了千万遍。 后来牛波就一直没去过青海叔家,一年多来,自己上学,然后乱跑,也就没见过这个小婶子,没想到小婶子成了孩子妈了还记得自己结婚时的那点事。 哈哈,小婶子不会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吧,然后就由着自己折腾。牛波心里这样想,看看自己从过来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,再过一个多小时又到吃午饭的时间,是时候撤退了。牛波在小婶子的脸上亲了一口,撤出战斗。 “小婶子,今天的治疗告一段落,一会小兄弟该醒了。咦,他早醒了,还不哭不闹。是不是很喜欢看我们俩战斗。我说小兄弟,你现在就接受这方面的教育有点早,你要远离。哎,小婶子,他竟然笑了,他是在鄙视我,还是嫌我把他妈日了。” 小婶子给了他老大一个白眼,在他身上抓了一把,差点抓出来血道子,赶紧起来收拾战场。一会功夫她婆婆还要来家做饭,要是自己没做好,可要让她婆婆多想。至于牛波的胡扯,她也没法计较,人都被日了,说几句痛快话更是没办法。 牛波从身上掏出来五百块钱,放到小婶子手里。于玉兰一愣,“你给我钱干什么。”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,气的把钱扔到地上,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。“你滚,不用你糟蹋我,我全算是被狗日了,以后我要不要你给我吸奶。” 牛波立即意识到什么,“我说小婶子,你胡思乱想什么。咱俩都这样了,我知道你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啊,要不然你结婚那时候我也不会那么摸你亲你。我现在给你钱是疼你,让你给自己加点营养,你想那么多做什么。” 牛波把钱从地上捡起来,硬塞到小婶子手里,“昨天大奶奶跟我说了,小叔临走时候留的钱不多,根本不够花。我看你现在瘦的这个样,心里疼得慌。我有钱,给你点花怎么了。赶紧拿着,不够再跟我要,你要是觉得不合适,就权当我借给你的。” 牛波把小婶子抱住,把她脸上的泪擦干,“小婶子,这是我自己的钱,不是家里的,你放心用。明天我再过来给你收拾,等我。”托起小婶子的下巴,照着小嘴吧唧一口。小婶子自己又擦了下泪水,裂开嘴笑了。 “小婶子,你可以把我当成哥哥,或者朋友,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。拿着,明天见,我走了。”牛波话音未落,胸口被小婶子打了一拳,“有你这样的哥哥么,都跟人那样了,还哥哥,我也不稀罕跟你这样的流氓当朋友。” 小婶子嘴里说着话,还是把五百块钱装进衣兜里。看着牛波离开,叹了口气。 “送你送到小村外……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,唉,不采白不采。”牛波一边哼着舒心的小调,一边离开小婶子的家。 牛波不能不高兴,跟小婶子一番缠绵不说,还得到空间的提示,里面的圣水又多了一滴。空间每天会自动产生圣水一滴,自己在里面修炼会增加一滴,和二嫂她们玩也多了一滴,现在和小婶子又这样,牛波知道自己御女一人,圣水会多一滴。 至于这钱,还真是牛波自己的,确切的说是张敏给的诊费。 当时牛波给张敏治疗结束,打扫战场完成后,张敏塞给牛波两千块。牛波没要,张敏说了老半天,最后用一个牛波可以接受的理由,那就是,看病不许给钱,不然的话以后病会更厉害,张敏还说的很灵验一样,特别是对她自己。 “好吧,这是药费对吧,用不了那么多,一百块就足够了。”牛波抽出一张。 “你扯把你,我这点毛病花了两三万了都没收拾好,你这才给我收拾几次就好了,我给你这点钱根本不多。”最后硬塞给牛波一千块。就在牛波离开之后,张敏很满足。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理上都觉得很满足。 老娘不仅病治好了,而且还找到这么一个解馋的小黄鸭,简直爽透了。张敏把钱花出去,就像男人逛完野鸡店后穿衣服扔钱的那种感觉一样。爽完了扔钱的感觉更爽。牛波要是知道张敏又这种心思,会把钱砸到她脸上。 第二天,大奶奶一大早又跑到牛波的身边,给牛波递眼神,看牛波不懂,还是跑到牛波面前小声嘀咕让他再去,赶紧给弄好就算了。昨天下午的效果更好了,孩子的奶差不多够吃了,约摸再让小波给收拾一天就应该完全不用担心了。 牛波只好再次来到小婶子家里,没想到才到门口,小婶子就把门拉开,等牛波进去就把门再插上,明显是等待许久。牛波才进去堂屋,小婶子就毫无顾忌的扑上来,抱着牛波的脸就亲,还试着把舌头伸进牛波的嘴里来。 我擦,一天不见,本来那么害羞的小婶子就这么疯狂,竟然敢主动找自己亲热,看来自己昨天的调教起到效果,今天是不是要给小婶子来点新项目呢。牛波把小婶子抱起来,靠在墙上,把小伙伴正对小婶子门户,朝那位置顶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