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调教小婶子(一) - 乡村御医

第三十六章调教小婶子(一)

不行了,小婶子又动情了。牛波早就不是嫩瓜,看到这样子就知道小婶子耐不住了。这个时候,作为一名村医的职业道德提醒他,要尽到一名村医的责任,要满足患者的需要,要解除患者的痛苦。 现在小婶子的状态,自然是痛苦的,自然是需要满足的,所以牛波轻轻拉开小婶子蒙在脸上的羽绒服,“小婶子,你很难受?” “嗯。”只一声,立刻把牛波才抬起的头又按下去。牛波明白了,低下头继续工作,小婶子又把自己的头蒙上,在里面一声不吭了,只是身体不断扭动。 牛波腾出一只手,开始移动,从山丘中间向下探索。小婶子的身体随着牛波手的移动,每个位置都跟随做出收缩的反应。牛波顺着小婶子光滑的腹部向下,滑到下面线裤裤腰的位置,小婶子只是把肚子收缩一下又一下,没有阻止的动作。 牛波的手从不太紧的裤腰探进去,贴着皮肤,很快滑到小腹下面应该芳草萋萋的地方。手触及到的地方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郁郁葱葱的草丛,只有比较稀疏的一些。触摸到这里的时候,小婶子的身体定住一下,又开始扭动,没有阻止牛波的探索。 牛波的手继续向下,草丛稍微浓密一些,再往下,手指碰到一个光滑的凸起。小婶子立即闷哼一声,被窝里的两条腿蜷曲,夹住牛波的手。 牛波没有再向下移,只是用一个手指头在这个凸起上摩挲,上面的舌头和另一只手依然占据小丘的位置,尽职尽责坐着该做的事,听得到羽绒服下面小婶子的喘息声更剧烈。 牛波在下面的手继续摩擦几下,小婶子的两腿蜷曲又伸开,终于耐不住扔掉蒙在脸上的羽绒服。牛波可以看得到,小婶子正闭着眼,嘴巴也紧紧的闭着,额头上已经有些汗。 牛波的手离开那个凸起位置,摸索着向下,覆盖住整片蚌肉部分,用手掌在上面摩挲一会。小婶子的喘息变得平静一些,可能是吧羽绒服拿掉的原因。 牛波在那片区域摩挲几下,中指向下稍微用力,立即进入一个温暖滑润的地方,小婶子的上身立即立起来,把牛波的头推开,两只手要推开牛波在下面肆虐的手。 牛波一只胳膊抱着有些瘦弱的小婶子的上身,嘴巴去找小婶子的嘴唇,一下子盖上去。小婶子立即把下面的两只手移上来,要推开牛波的身体。头左右摇摆,躲避牛波的嘴唇,不让牛波亲到,眼睛还是闭着,闷声不吭。 牛波扳着小婶子的身体,再把她放倒在床上,嘴巴不再找小婶子的嘴唇,而是在她的脖子和脸上轻轻亲吻,小婶子依旧躲闪,闭着眼睛一声不吭。被牛波亲到脖子几下,忘记下面门户的位置还在牛波的攻击范围内,夹紧的腿开始放松。 牛波的手指深入进去,开始上下运动。小婶子感觉到牛波的手指在山洞里运动,开始剧烈的挣扎,张开嘴要叫出声,牛波的嘴巴靠上去,舌头立即伸进去。 小婶子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牛波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,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这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。自己和丈夫做那事的时候,丈夫只是在上面冲撞一气,等倾泻完弹药就躺倒睡觉。 有时候也想亲她,可是她觉得两人的口水混在一起是很羞人的事,她躲避,丈夫也不坚持,以后也就只是趴在她身上使劲耸动完了就结束战斗,根本不管她是不是舒服了。她以为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那样,可是没想到牛波今天竟然这么多花样等着她。 牛波的舌头和她纠缠在一起,除了让她有呼吸不畅的感觉之外,舌头那里更像是触电一样,颤栗的感觉从那里传遍全身。牛波的手指又在自己的身体里肆虐,上下夹攻的刺激让她几乎无法呼吸,浑身像醉酒一样几乎失去知觉。 牛波看到小婶子的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厉害,估计是快要到达巅峰状态。和昨天相比,今天的小婶子更加持久,被自己上下夹攻半天依然没有丢盔卸甲,看来女人的忍耐能力也是需要锻炼的,越锻炼越坚强。 牛波把两根手指都伸进开始粘滑的通道,开始加快抠摸的速度,小婶子很快就开始把身体挺得向一张弓,去迎着牛波的两根手指,然后剧烈向上晃动几下,身体开始变得绵软。牛波的手指也不再动,嘴巴也和小婶子分离。 小婶子好像很惋惜的样子,留恋的舔着自己的嘴唇,然后抱着牛波的头,嘴巴对准牛波的嘴猛亲。还把舌头伸进牛波的嘴里,和牛波纠缠一起,用力吮吸牛波的舌头。 牛波被小婶子吸的有点痛,好在小婶子还知道分寸,一会就放开牛波,开始睁开眼睛。看到牛波正笑嘻嘻的看着她,有扭过头不看牛波,忘记了刚才自己的疯狂。 “小婶子,舒服吧,现在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舒服多了?”牛波的手指还没有从小婶子的身体里拿出来,那里已经水迹一片。 看到小婶子一声不吭,牛波开始自言自语。 “小婶子,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这种事是对身体有益的,人的身体要阴阳平衡,相互协调才好,你这段时间身体不够协调,影响你的心情,也影响你的身体,你奶水不够也和这个原因有关,你看昨天你奶水就多点了吧。” “你也上过学,听说过食色性也这句话吧。这就话的意思就是说,吃饱饭,干这个事,是人的本能,是最正常的事。你看你压抑的时间长了,体内积累的阴气得不到释放,就会引起很多麻烦事。” “至于我给你放松的事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工具,能够让你身体阴阳平衡的工具,你不用管我是谁。”牛波还要继续自言自语。 “谁能像你那样,你太流氓了,摸我,还亲我。”小婶子冷不丁冒出这句话,让牛波当时被噎住。我擦,我好心没好报,我成流氓了,我再流氓你一次你看。牛波笑笑,手指恶作剧的在小婶子的身体里再次动几下,让小婶子的身体又开始扭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