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哥哥没抢你的奶 - 乡村御医

第三十三章哥哥没抢你的奶

“啊,大奶奶,我爸不是在家么!”牛波一时有些发愣。 这个大奶奶还真不容易,本来家里还算过得去,以前大爷爷在村里也算是个小村干部,家里过得也还凑合。好不容易盖了房子,给青海叔娶了媳妇,欠了一大堆债。没想到娶完儿媳妇没多长时间,大爷爷就出事了。 一次在外村喝酒喝多了,回来时候过村外的一个小桥,不知什么原因骑车摔到桥下去。当时还没觉得什么,说话走路还好好的,晚上就说肚子疼,送到医院就完了。这一下家里一下子没了顶梁柱,没办法青海叔只好在孩子几个月大就出去打工。 这个青海叔比自己还小一岁,是因为大爷爷的面子,才哄骗镇上结了婚,现在连结婚证都没有,更别说生育证,可是这村穷的这个样,想要钱也没办法。这个小婶子比自己小两岁,脸蛋长得倒比较漂亮,小巧玲珑的,就是身体有些瘦,就好像没发育完全的孩子。 “你爸在家也不方便,你小婶子不好意思,我先带你过去,还要和她商议半天,才答应找你给看看,要是你爸,她绝对不愿意。大伯头子给她看那里,她怎么也不愿意。”大奶奶解释半天,牛波觉得也是。 “那行,大奶奶,我跟你去看看。小婶子现在在家里吧。” “恩,正在家里带孩子,我想去山上找你,结果一问你还没回来,凑巧回家又遇到你了。”大奶奶一边走一边唠叨,顺便还问些草药园管理的事。以后看来是打算给帮忙干些杂活,这些活不累,还能赚点钱。 “大奶奶,其实这些事你跟我妈说一声就行,这段时间天天都要种草药,等过些天还有金银花要种植,那个也就是刨坑栽苗就行。以后还要经常拔草干什么的,有的活忙,这几天我妈还觉得人手不够,你要不好意思等我回去跟我妈说。” “行,这事不急,我就是觉得在家里闲着难受,这段时间地里也没有活。”大奶奶还是有些放不下架子,以前有大爷爷在,她可是不用做活的,所以老妈也没想到要找她帮忙。 很快走到青海叔家的门口,进门看到堂屋里小婶子正在给孩子喂奶,孩子已经三个月左右,正是需要奶水量大的时候,可是小婶子明显奶水不够,自己的这个才三个月的堂弟在吱吱哇哇的哭,咋着奶头就是不出水。 “小波侄子,你来了,进来坐吧。”小婶子看到牛波进来,脸有些红,这个时候她正在敞着怀喂奶,两个小丘都露在外面,让牛波看的清清楚楚,觉得很不好意思。 小婶子叫于玉兰,邻村的一个普通人家的闺女。当时候结婚那天闹洞房,牛波就摸过小婶子的小丘了。当时候是夏天,衣服还比较单薄,牛波摸到胸前就感觉到太小了,一只手轻松就可以罩过来,结果到现在还是没多大变化。 玉兰可是记得牛波,这个家伙可是太流氓了,当时趁着天黑,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就乱摸,不仅摸了自己的小山丘,还亲了自己。要不是自己紧紧抓着裤带,他的手就伸到自己裤袋里了,就那样还隔着裤子摸了自己几把,摸得她麻酥酥的。 要不是看着牛波还比较帅,知道他是上学的,还是个医生,自己早就骂他了。可是自从那次之后,自己就很少见到牛波,每次见到牛波,玉兰就觉得脸有点发烧,就想起来自己结婚的时候,自己身上被牛波乱摸的样子。 “小婶子,你不用动,大奶奶让我来看看,你能说说是个什么情况么。”牛波看到玉兰婶见到自己,没说话就脸红,觉得很有意思。这个小婶子,孩子都这么大了,见到男人还脸红,这也太转折了,自己才从一个非常主动的虎狼熟妇那里来。 “恩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奶水不够吃,小孩吃着就哭,越哭我越着急,奶水还是不够,现在好奶粉这么贵,瞎奶粉又不敢给孩子喝,这些天我都愁坏了。”玉兰说话的声音也不大,慢声拉语的。 牛波回过头看着大奶奶,“大奶奶,我可能要看看小婶子那里。”牛波指着小婶子的胸前,玉兰看着她指的位置,脸腾地红了,手抱着孩子,下意识的理着孩子的衣服,低着头一声不吭,连抬头看牛波都不敢。 “玉兰,你给小波看看,不是跟你商量好了么,小波是你的侄子,你还怕什么。他就是个小孩,让他看看怕什么。赶紧的,要不小孩子还要受屈。你给小波看看,到底怎么一回事,小波,你出去别乱说就行。”大奶奶在一旁劝说。 “嗨,我乱说这个做什么。小婶子,你放开点,我现在是医生,给你检查身体。你不配合,我这个小弟弟以后还是没奶水吃,我看看怎么回事,你又不是没见过我,跟我还紧张什么,这要是到大医院,还是要检查,花钱还多。”牛波给玉兰吃宽心丸。 玉兰终于抬起头,“你看吧,要怎么看?” 牛波指指小婶子的小山丘,“我要试试这里,看看有么有硬块,有没有堵塞的情况。” 玉兰的脸又红了,这是要明目张胆,光明正大的摸自己的小山丘,自己是给摸呢,还是给摸呢,还是给摸呢,可是婆婆在,不方便啊。玉兰看着自己的婆婆,很是难为情。 牛波的手试探着要伸向小婶子的小山丘,玉兰也没有躲,可是正在吃奶的小家伙不愿意了。看到有人竟然伸手过来,以为是抢自己的饭碗,嘴里咦里哇啦的,一边用小手推开牛波伸过去的魔爪,不让自己的领地手袭击。 牛波笑了,“我说小兄弟,你不要害怕,我不是要跟你抢奶吃,我是要帮你,以后让你有更多的奶水吃,你给哥哥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 大奶奶和小婶子都扑哧一声笑了,尴尬的局面缓解了不少。吃奶的小兄弟也吃得差不多了,也跟着趁气子咯咯的笑,还抓抓挠挠的要摸牛波的脸,伸手要牛波抱。牛波伸开手,小家伙真的过牛波怀里来了,而且没过两分钟眼睛就闭上睡觉。 大奶奶接过孩子,抱到里间,“小波,你给你小婶子收拾,我去搂着孩子睡觉。” 牛波点点头,看着大奶奶抱着孩子走进南平房的小屋,手伸到小婶子的小山丘上。小婶子的身子一颤,想要躲开,又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老实的让牛波抓着她的小山丘。只是转过脸,不看牛波,嘴巴闭的紧紧地,脸上好像被火烧。 “小婶子,你那么害羞干什么,你又不是不认识我。”牛波要调节气氛。 “我当然认识你,结婚那天就是你,把我捂在被子里,我胸罩都被你差点扯掉了。你那手胡乱摸,就没有你不敢摸的地方。”玉兰白了牛波一眼,满脸晕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