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小婶子要催奶 - 乡村御医

第三十二章小婶子要催奶

“姐啊,我哪知道别人的,我就见过姐姐你一个,不好比较啊,反正在我眼里,张姐你的身材就是最好的,就跟个仙女一样。”牛波睁着眼睛说瞎话。跟别人不要比,二嫂和师姐的身材都比她的要好。 “你就忽悠我吧,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。现在赶紧给姐姐解个馋。”张敏一边套弄牛波的小伙伴,一边拉着要往自己的洞里塞,那里已经酝酿了好久,早就泥泞一片。 “张姐,你太急了,怎么也要多酝酿一会。”牛波看着急切的张敏,越是想再逗她一会,身体躲闪着,就是让她拿不稳,两次碰门柱,就是不进门,就好像某些运动员一样。 “还酝酿什么,我都酝酿两天了,还像你天天闲不着。赶紧的给姐姐吃一顿,你这家伙太解馋了。”张敏看到牛波不屈服,觉得牛波的瘾头还没有全部被勾起来,直接低下头,把牛波的小伙伴当做棒棒糖吮吸。 伊奥!幺西! 牛波爽翻了天。张敏的技术绝对不错,一边吮吸牛波的小伙伴,一边看着牛波闭着眼享受的样子,还有空在牛波的胸大肌和腹肌上摸几把。牛波的肌肉块可是让她眼馋的很。 张敏吞吞吐吐一会,看到牛波的小伙伴早就昂首挺胸,急切的坐上去,自己上下运动。一边运动一边嘴里发出咿咿嗷嗷的呻吟,表情很享受。 牛波没有让她的享受持续多久,哪里容得她在上面肆虐,很快把她放倒,分开她的两条腿,一边狠狠冲刺一边抓着张敏的两座山峰揉搓。 张敏很快就被牛波的凶猛冲击打败,每一次剧烈的撞击都让张敏感觉到一股快意从两腿间直冲头顶,一会就开始进入迷情的状态,只顾闭着眼睛,摇头晃脑的呻吟。 这个疯女人,进入状态太快了,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可是她叫喊的声音不小,真怕有邻居听着。牛波赶紧抓一个毛巾塞到张敏的嘴里,张敏很配合的含住,咿咿嗷嗷的声音变成了压抑的呜呜声,这声音让牛波变得更兴奋。 尼玛,这有点像小电影里强那个啥的意思,要是再来两根绳子,那就更合适了。对于这风骚的女人,牛波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,既然你这么疯狂,我怎么能不配合? 两人不断变换姿势,牛波先是把张敏的两条腿高高扛起来,然后压下去,让张敏的膝盖几乎抵着自己的下巴。这样的张敏门户大开,牛波的身体从上方一下一下砸下去,就像打夯机,张敏的呜呜声更加剧烈,眼睛里满是欣喜。 我勒个去,这个女人不会是受虐狂吧。 其实张敏还真不是,但是牛波的冲击力太强大,而且那种充实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。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,她也算是阅男无数,但是拥有牛波这种神器的她还第一次遇到,牛波的身体这么好,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。 虽说张敏现在正是如狼似虎,但是在和牛波玩的时候心态绝对不同。她和一些人玩的时候,多是有求于人,而且面对的要么是大度将军,要么是残喘老将,哪个也比不上牛波的博大和持久,上次和牛波一次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 牛波狠狠冲杀一阵,开始调整节奏。听到张敏的呻吟有些声嘶力竭,牛波不得不放慢节奏。扛起张敏的一条腿,从侧面挤进去,开始慢慢动作。 这样的动作让牛波觉得更舒服些,张敏的那里已经很宽松,这样的姿势能够让牛波感觉到张敏那里稍微紧凑些,放慢的节奏也让张敏喘了一口大气,拿开嘴里的毛巾。 “你差点把我弄死了,你想要我的命,小心我告你谋杀。”张敏还在发嗲。 “哟,歇好了,有劲说话了。告诉你,我还早着呢,你要是撑不住就赶紧告饶。”牛波起身,扶起张敏的身体,让她趴着,屁股高高撅起,把门户正对牛波。牛波瞄准了,挤进去,抱着张敏的后腰开始冲刺。 张敏的臀瓣很肥大,冲撞起来发出啪啪的声音,前面顶着张敏的肥硕,让牛波感觉到特别舒服。也就是和熟女选择用这种姿势很合适,要是那种还没有完全开发的美女,这样的姿势会让男性很快就会感觉到被撞得发疼,女性也会不舒服。 牛波剧烈的冲击让张敏再次狂叫,牛波不管这些,只是用力冲刺。前后用力幅度过大,居然从里面退了出来,张敏的呻吟继续,牛波却看到新的沟通途径。 张敏的菊花位置还是比较鲜嫩的颜色,应该是没人开发,或者开发的人非常少。趁着张敏正在迷乱之中,牛波扶着小伙伴,挤进这个崭新的通道。这次是真正的挤进去,因为那里太紧缩,根本就像是没开发过的一样。 张敏想不到牛波会进攻她的那里,在牛波冲进半截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了危险,身体直接平趴在床上,想要摆脱牛波的进攻,可是牛波的反应更快,如影随行,压住张敏的身体,把整个小伙伴都塞进去。 哎哟,这次张敏真的是感觉到受创,那个位置好像有撕裂的感觉。好在牛波进去之后没有立即加速冲刺,还是给了张敏适应的时间。 “你个小混蛋,怎么进到那里面去了,老娘的那里还没人用过呢。”张敏的眼泪都出来了,回过头看着牛波,又惊又怒。 “没人用过正好,你把我的初次用了,我也用用你的初次。”牛波开始慢慢活动,让张敏也慢慢适应。随着牛波的慢慢动作,张敏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,这种刺激让她变得更兴奋,很快又进入新的迷醉状态。 终于,牛波很快达到巅峰状态,把弹药倾泻进这个新开的通道里,张敏早就被折磨的少气无力,下面已经喷水两次,再也不想折腾了。 稍微用点龙息术,为张敏的新的开发区减轻点痛苦,牛波离开这里,叮嘱张敏按时服药,说过段时间再来复诊,可是张敏的表情却有些惧意。 回到家,正要去山上看看,路上遇到大奶奶。看见他大奶奶脸上居然有些喜色,“小波,你过我家里来一下,你小婶子奶水不多,你给想想办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