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胡杨很舒服 - 乡村御医

第三十章胡杨很舒服

可惜只能是想想,大庭广众,光天化日之下,啥事都干不了。 “镇长,你过来了,有什么事要吩咐。”张敏急忙走过来。作为一名下属,体现对领导的尊重是必须的,特别是在人多的时候。 “没事,我就是过来看看。马上就到下班的时间,你竟然还没忙完,这几天身体不太好,就不要太累着,有些事交给下面的人分担下也不是什么坏事,注意指导好就行。” “谢谢镇长关心,我会注意。这两天好多了,这不牛波医生把药都送过来了,还准备给我针灸,说这么两次就就可以除根,我就等着看他的神丹妙药。镇长,我现在先去把药温温,让牛波先给你按摩,我去食堂给你们带饭来还是等会去吃。” 胡杨看向牛波,“我这肩膀有点疼,你觉得这要是按摩需要多长时间。” 牛波看看胡杨,胡杨转了一下头,用拳头轻轻在肩膀上砸了两下。牛波明白了,“胡镇长,你可能工作太忙,累着了。应该没什么事,按摩一次大约需要二十分钟,当然针灸的效果更好。我先给你按摩一次你试试效果,要是不行就针灸。” 胡杨点点头,“既然时间不长,那就不用买饭了,我一会就下去吃。” 张敏点头,把药瓶放到办公室,找到自己的杯子,把牛波送来的中药倒了一部分进去,就在办公室里面闭着眼喝起来。“我也等会吧,看看牛波怎么按摩的,我学会了也可以帮镇长你放松,牛波你觉得这个好学么。” 牛波佩服这个女人的精明,自己和胡杨男女有别,呆在一起别人难免会说闲话。现在有她陪着,时间又不是很长,别人一定不会多说什么。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,大白天在办公室,还能干出来什么出格的事么。 “好学,就几个穴位,无非就是力度的问题。我带来的药水你可不要浪费了,要一点不剩喝下去。现在喝一次,半小时之后可以吃饭。剩下的晚上再喝一次,加上今天的针灸,差不多就可以除根了,下个月如果还不好受,我负责到底。” 胡杨的办公室有个小侧间,就是一个简单的休息室。里面正好有一张床,还有简单的铺盖,胡杨打开门,示意牛波跟着进去,然后就把门敞开,一会张敏也进来,就把门一直敞着。 “怎么办,要不要躺在床上,我看按摩的都要趴在床上或者平躺着,我该怎么办。”胡杨看张敏还没过来,就问牛波。不知怎么的,胡杨居然有一点紧张,希望张敏快点过来,又不希望张敏过来。 “先不用急,我要确定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,到什么程度。”涉及到专业的问题,牛波的底气还是比较足的。最近这一段时间,你不觉得自己的记忆和理解能力都强了许多,闲着没事把上学时候的专业书和家里的药书都看了个遍。 “是不是还要望闻问切那一套,我可是听说中医很麻烦的。”胡杨说道。 “再麻烦也没有西医麻烦,一个发烧,又要验血,又要量血压,搞不好还要做ct啥的,最后还不一定能判断准是哪里出了问题,中医也就一个人就解决了。” 牛波嘴里说话,一只手已经拉起胡杨的胳膊。胡杨没想到牛波会来抓自己的手,下意识的用力挣,没想到牛波抓的牢牢的,“这只胳膊看来没事,刚才力气不小,胳膊不疼吧,现在换另一只,你可以重复刚才的动作。” 胡杨笑了,“少废话,就用你的套路给我检查吧。” 牛波拉起胡杨的领一只胳膊,先是抓着手晃动两下,然后把她的胳膊抬起来,绕着肩环左右上下活动两下,没看到胡杨有痛苦的样子。开始把手放到胡杨的脖子上。 “这里疼不疼,刚才肩膀没问题,不是肩周炎。”牛波说着话,看着胡杨的脖子。胡杨的脖子比较细,长度正合适,上面一点肥肉都没有。 “稍微有点疼,脖子不会有问题吧。”胡杨自己转了几下脖颈,发出轻微的响动。 “也没多大问题,就是累了点,没出现大的损伤。至少是不用针灸,只要按摩就好了,十分钟,保证你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。”牛波话说的很满,表情很自信。 “哟,你还蛮有把握,那就开始吧,现在我怎么办,要趴着还是躺着。”胡杨就要趴在床上,因为她见到的按摩,不是趴着就是躺着。 “现在不用,你就坐着就行,张主任,你来得正好,我要开始按摩了,你正好可以学着。坐办公室时间长了,都会颈椎或者肩膀出现这点那点的问题,学会这种按摩方法,自己就可以轻松缓解,不用担心出现大的问题。” 牛波发现张敏早就来了,却躲在不太远的地方不进来,好像自己和胡杨会发生点什么似的。所以就直接出声把她叫进来,也算做个见证,不然的话就两个人在一间小屋里还真的不舒服,虽然胡杨也算是美女,特别是还带有光环。 “恩,我正好可以学学,牛波神医,你现在可以动手了。”张敏开始进来,看着牛波。 “肩膀不舒服按摩的穴位主要有三个,肩髎穴,肩井穴,还有天宗穴,这三个穴位肩井穴在肩膀的上方,另外两个要前后都按摩,注意看我的手法。”牛波一边指示三个穴位,一边按摩,大拇指按住穴位的位置,开始旋转按压。 胡杨被牛波按压一下,就感觉到整条胳膊非常轻松,牛波的手力度不大不小正合适,让她的穴位感觉到稍微有点酸麻,很快就恢复到轻松的状态。稍微不适应的是,牛波一直抓着她的手,让她觉得有点尴尬。 两只胳膊的按摩结束,牛波开始揉捏她的脖颈,牛波的手法巧妙,让胡杨觉得非常舒服。每次牛波的手揉捏到胡杨的肩膀位置,胡杨都忍不住发出一点呻吟。若不是张敏在一边看着,她还真以为胡杨和牛波正在发生什么。 脖颈之后就是肩井穴,胡杨坐在椅子上,牛波蜷起自己的胳膊,用胳膊肘抵在胡杨两个肩膀的锁骨中间。随着牛波肘尖的每一次左右旋转抵压,胡杨都很配合的发出一声一声呻吟。 这种呻吟让牛波有些受不了,现在这个姿势,牛波可以看到胡杨前面的雄伟,随着自己的动作,胡杨的凶器也在上下左右晃动。这个时候牛波的感觉就是胡杨正在自己的怀里,让自己揉搓的呻吟不止。 渐渐地,牛波的小伙伴开始偷偷抬头,幸亏有椅子背挡着,不然的话牛波的小伙伴一定会顶在胡杨的背上,那样的话,胡杨很有可能翻脸。好在有张敏在这里,胡杨虽然也感觉到牛波的动作有点僵硬,还是没有说什么。 因为牛波的这套动作下来,胡杨这几天的疲劳一扫而空。看来牛波的技术真不是盖的,这一番按摩,真的是太舒服了。胡杨站起来,正要给牛波道谢,回过头,看到牛波腿间鼓起的一大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