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张敏约诊 - 乡村御医

第二十八章张敏约诊

胡杨的想法立马得到满足。 刚才牛波在下面刨地,已经是浑身流汗,连背心都湿透。跑上来的时候又很急促,汗都来不及擦。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,进到眼角里,牛波不得不撩起背心的下摆,把背心当作手巾,擦去头上脸上的汗珠。 牛波擦汗的时候,恰好露出肚皮。这段时间牛波的身体状况变得太好,浑身都是精肉,肚子上的腹肌现在已经有六块,虽然距离完美的八块还有点差距,可是在胡杨看来已经很满足,特别是张敏,看的眼睛都发直,赶紧闭上眼睛。 可惜了,可惜了,上次太仓促,没来得及好好亲热,两人的上衣都还没扒干净。这要是全脱光了睡一起,让他那强健的身体压着自己,自己在下面摸着他的胸大肌,看着几块腹肌,然后他那金箍棒在自己的身体里肆虐,感觉一定特别棒。 张敏这么想着,就觉得自己下面热乎乎的,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和牛波来一气。那天牛波的冲刺速度太快,自己只是感觉到勇猛,没有细细品味。等到过后越想越难受,晚上自己又摸了几圈才过去,脑子里想的都是那边剧烈冲撞自己的情景。 “胡镇长,张主任,你们来了。”牛波终于掉整好状态,开口跟两位美女领导搭话。 “牛波,你很能干,这都是大老板了,还这么拼命,我相信你一定能把这个草药种植搞好。”胡杨在人多面前,依然是那么端庄大方,很温和的笑,很有领导范儿。 “胡镇长,你把我夸得太好了。要不是你的大力支持,哪有我现在的局面,我想干也没地方干。张主任那天也陪我跑来跑去的,我实在过意不去,今天两位领导都过来了,我刚才一激动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牛波一边说话,一边瞄着张敏。 胡姐啊,我能干不能干,张主任已经知道了。那天我先用手指头,后来用了真家伙,干得她哇哇叫。其实,我也很想和你干,就是不知道你给不给这个机会了。 “哟,牛波还怪会来事,这都开始学会拍马屁了。只要你把这个草药种植搞好,让村里人看到致富的新路子,我会给你奖励,前提条件是你要把这事干好。”胡杨被牛波稍显羞涩的表情弄得痒痒的,这家伙孩子气有这么浓么? 拍马屁?我不喜欢,要拍也是拍你的屁股。 牛波想起上次胡杨骑自行车带自己的时候,看到胡杨的屁股不小,一个车座子都撑不下。路上偶尔碰了一下,软绵绵的,很是舒服。如果自己要是能从后面和胡杨深入交流一下,一边交流,一边拍着胡杨的肥臀,岂不是爽翻天? “领导放心,我一定干好。不会干我学着干,这不是有指导老师么,我会和指导老师多交流,多学习,绝对会把这件事弄好,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给我庆功吧。”牛波开始拍胸脯。 胡杨的笑意更浓,伸手指了牛波一下,牛波以为胡杨要和他握手,赶紧把手在裤子上摸了两把,伸手出去。谁想到胡杨的手化掌为指,只是在空中虚点了两下,顿时让牛波好像中了定身法,两只胳膊伸着,想抽也抽不回来。 唉,被美女耍了。算了,是自己自作多情,以为人家要和自己握手呢,结果人家只是要便是对自己的鄙视罢了。自己非要傻乎乎的伸手去和人家握手。 牛波的手在空中划拉一圈,又收回来,自言自语地说,“今天天气真不错,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不会下雨,明天又能接着干活了。” 话说完,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,每一个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,特别是张敏,嘴巴抿着,明显是憋不住笑的样子。牛波无奈的叹口气,“唉,你们要憋不住就笑吧,我不在乎。” 哈哈,哈哈。周围的人一片大笑。胡杨也没憋住,嘴角咧开了笑。 好不容易等着人家都笑得差不多了,牛波才脸皮厚厚地说,“我还以为胡镇长要和我握手,我那个激动,怕把镇长的手弄脏了,还特意在自己裤子上擦了擦,结果是自作多情。镇长不仅不是要跟我握手,还是要批评我来着。” 村里人跟牛波开玩笑,“小波,你还要跟胡镇长握手,你还以为你是大领导,跟人见面还要握手。你还是先跟马村长握个手吧,过过当领导的瘾。” 胡杨也被牛波的样子逗笑了,“好吧,牛波同志,你既然要握手,那我就跟你握一下,满足你想当领导的想法。哦,对了,牛波现在也是个小领导了,村团支部书记是吧。你好好干,要是能把这个草药种植园弄好,牛支书和马村长,你们再给他提拔提拔。” 牛荣德笑笑,“镇长发话了,一定照办,到时候给他弄个小组长或者副主任干干。” 旁边的妇女乐了,在那瞎起哄,“好,小波好好干,不行让你干村里的妇女主任,我们这些婶子大娘的都支持你工作,哈哈。” 妇女主任叫李月兰,按照庄邻的辈分牛波还要叫她一声大奶奶,听到大家这么喊,也跟着凑热闹,“小波,你好好干,你要能把这个草药种好,让咱村里都能挣着钱,我这个妇女主任就让你干了,就不知道你到时候能不能对付了你这些婶子大娘嫂子什么的。” 牛波的脸都要黑了,李月兰都四十多岁了,还让我干,你可是想,也不问我愿不愿意。李月兰边上的妇女可是听到了不对,在李月兰边上小声嘀咕,“婶子,你刚才说的话,让人听了可不好,什么你让小波干,让他怎么干。” 李月兰马上意识到这些娘们说的什么,立即小声反击,“干就干,只要小波愿意,这才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,跟我干我还有什么亏吃,反正比你叔厉害多了。你们是不是眼馋,要不我跟小波说说,也让他跟你们干?” 妇女窝里嘻哈一片,胡杨和牛波握手完毕,就准备离开,张敏也过来和牛波握手。 “牛波,你的法子真不错,我现在感觉好多了,等你忙完这两天,再给我好好看看,就用你说的能除根的办法,该下针就下针,该喝药就喝药,我听你的安排。” 牛波表示明白,可是张敏的手可不老实,两人的两只手都握在一起,张敏在牛波的手心里挠了好几下。牛波顿悟了,这个张敏一定又痒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