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荒山开药园 - 乡村御医

第二十六章荒山开药园

“你死一边去,你还没个够了,我下边一定被你弄肿了。你那里怎么长的那么大,我还感觉好像比第一次还大,再长就跟驴那家伙一个样,到时候你媳妇估计要被你弄死。”二嫂看着牛波两腿间的位置,想想刚才的疯狂,噗嗤笑了。 “再大也没有事,你们那里弹性很强,小孩头都能出来,还怕男人家伙大,越大越舒服。我这个要是小牙签,火柴杆,估计我弄你一会就别想第二回。怎么样,二嫂,咱不行再来一气,天还大早呢。”牛波在逗春菊嫂。 “去去去,该滚哪滚哪。我这腿都站不住,你还想好事,真要出人命。赶紧走,路上你可要带着我了,我实在累得不行。” “二嫂,你这不对,要累也是我累,我在你身上使了这么大劲,你还要我再给你当司机,你可是有点太狠心。好吧,我带着你,咱现在就走。” 牛波先出屋,看看周围没有人,招呼二嫂从屋里出来。牛波带上二嫂从小路拐上大路,向家里骑回去。路上二嫂抱着牛波,牛波好好享受了一番二嫂的胸部按摩,知道距离村里不远,才坐到正常距离,防止村里人说闲话。 其实二嫂还是小心了,现在村里人没有多少个,主要是老人孩子和妇女,年轻人,男劳力都出去打工了。牛波和老爸要不是因为这个药铺,也早出去打工了。现在天还比较冷,根本就没几个人出来乱转。 牛波把二嫂带回家,路上遇到几个村里的妇女,好心的询问检查结果,二嫂大声告诉她们治好了,还拿着检查结果的单子给她们看,可惜妇女认字的不多,看了也看不明白,既然牛波和二嫂都说好了,她们就认为是好了。 回到家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。老爸牛卫华正在闭目养神,老妈在家里做手工艺品。本地出产的稻草和玉米皮,可以做成很多筐子,大的小的都可以,收购价格从五块到二三十不等,老妈一天可以编制两三个,挣二三十块钱。 “回来了,现在饿不,我去给你炒菜。”老妈看到牛波进来,就要站起来去做饭。 “妈,不用了,我和二嫂中午吃了一点,一人一碗拉面,现在还饱饱的。” “你二嫂检查结果怎么样,比以前能见好吧。”老妈还是很关心春菊嫂。两家还算是关系比较近的,虽然牛波家没有最亲近的本家,一个姓的最近的也出了五服,可是农村里看亲情也看处情,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这回事。 “好了,全好了,二嫂的身体现在一点都不用担心。”这点牛波早就清楚。 “可不孬,两人结婚这么几年也没个孩子,两人都吃药,可是花了不少钱。能有个孩子,以后就好过了。”说到这里,老妈抬头看牛波,又要开口。 “妈,我跟你商议点事,老爸,你过来下,我跟你们商议点事!”牛波赶紧打岔,自己干嘛要提孩子的事,这老妈马上就找到自己头上了。自己都二十多岁,比自己小村里人的孩子都出来了,自己还没个正主,无怨老妈着急。 老爸牛卫华慢慢吞吞过来,手里端着个大茶杯,“有什么事还要叫我过来,你今天不是去问草药的事么,问的怎么样了,这时间可差不多可以让草药下地了。” “我就说这事,我今天去那边草药公司了,因为咱这里种植面积大,人家明天专门派一个人过来指导,还把草药苗给送过来。咱这边要找人整地挖坑什么的,你们看怎么办。这事我可没那么大面子,要看你们的了。” 老妈叶青大包大揽,“不就找人的事么,这事我来,那边人没说要咱们干什么活么?” “说了,就是挖坑刨地,整平那一套,有简单的,也有难点的,就跟种菜园一样的活也要有。反正粗活细活都要有人干,我可是没种过菜园,我只能出苦力。” 老妈叶青看了牛波一眼,“你出什么苦力,明天你要跟着那边公司的来人,学着怎么种草药,后来还要靠你指点别人种,明天一天又种不完,你以后要好好学技术。” 牛波看了老爸牛卫华一眼,“那不是还有我爸么,我爸又不是不懂中医,我这点东西还是从老爸那学的呢,这个时候你不让老爸上阵,老爸也不放心,是不是老爸。” 牛卫华喝了一口水,“恩,明天我跟去看看,别的先不说,什么草药什么时候种,什么时候收,我还是很熟悉的。再说小波也不一定有那个耐性。小波,明天你就跟着去,能学多少学多少,咱爷俩都别闲着。” “行,老爸出马,一个顶俩。还有就是人工的报酬问题,我不知道怎么弄,你们看要给多少钱一天,还要不要管饭,这些事我不太明白。”牛波又提出下一个问题。 这事老妈开口,“我知道谁干活又快又好,找咱们这个地方的人工价格,一天五十块钱足够了,要是活不累,一天三十也有人干,中午管一顿饭,村里人不少会来帮忙。” “老妈,你要是在家做饭,那边干活的人偷懒耍滑可没人知道,再说那么多人的饭,你自己做得出来?光馒头就能把你累坏。”牛波很担心老妈。 “我傻了,我自己蒸馒头。明天打电话,让镇上的蒸馒头的给送,约摸有多少人,到时候打电话让他们送来就行了,我在家里也就炒几个菜。弄点肉,萝卜白菜熬一大锅,找几个小菜盆分出来就行,汤汤水水的,吃着还滋润。” 一下午的时间,牛波和老爸去勘探地形,老妈去村里找人。第二天才吃过饭,牛波到了山上,根据原来的规划,先大体设计好怎么搞,就等待市里草药公司的人过来。 牛波正在蹲着看地,忽然闻到熟悉的香味,眼前暗了点,看得到一个黑裤子出现在自己面前。抬头看,二嫂穿了平底鞋,上身穿了个拉链服,连羽绒服都没穿,头发也用皮筋和发卡弄的很利索,一看就是准备大干一场。 “哎哟,二嫂也来了,打扮的还这么利索,这么漂亮的美女我们家可用不起,要是给累坏了,二哥可不答应我们。”牛波周围没人,就肆无忌惮的盯着春菊嫂的胸脯看。 春菊嫂对着牛波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,“就你话多,我干活比你利索多了,不信你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