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二嫂很疯狂 - 乡村御医

第二十五章二嫂很疯狂

想不到二嫂这么疯狂。牛波路上只是习惯性的撩拨,现在二嫂竟然把他带进这么一个小屋里,并且主动表达自己的渴望。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要说的么,是个男人就会知道一点,上,必须上,一定要上! 牛波三两下解开二嫂的裤带,把手探进二嫂的那片区域。丛林深处的洞口早就被泉水打湿,牛波的手拿出来,上面还沾着一点丝状的东西。牛波拿起来给二嫂看,结果二嫂脸上更红,伸手就去拉牛波的裤带。 “二嫂,别急,我还没准备好!”牛波感觉到自己的家伙器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,现在在外面,气温还不是很高,他的小宝贝没有达到最佳战斗状态。 “怎么可能,一路上你就撩拨我,你早就等不及了。”二嫂一边说,一边扒开他的裤子,把他的内裤一起扒下,推到腿弯的位置。二嫂的头低下来,差不多正好面对牛波小伙伴的位置,看得到那里虽然比较大,但明显不是最强大的状态。 “那怎么办,我等的着急了,谁让你路上一直乱摸我。”二嫂开始用手套弄,希望尽快让牛波的小伙伴达到最强的状态。可是牛波的反应跟不上,让二嫂更加急切。 “二嫂,你可以试着换另外一种方法帮我。”牛波看着急切的二嫂,心里在窃笑。 “你有什么方法快说,一会我也凉了。”二嫂一边套弄,一边着急地说。 “你咬我那里,我很快就会好了。”牛波把二嫂的头往自己那里按,让二嫂明白了他要干什么。二嫂很生气的看着牛波,觉得好像很侮辱她。 “二嫂你没看过小电影,那里的男人女人都是互相咬的。这样可以让他们最快高兴起来,我都让你高兴那么多次,你就让我高兴一次行不。” 二嫂的脸通红,不知是羞得还是羞得。“你从来就没咬过我那里,就是看过摸过,每次你光用你那家伙就差点把我弄死,我什么时候让你咬了。” “可是我现在不是坚强不起来么。你就试试给我要一次,大不了以后我也给你咬不久行了。赶紧的啊二嫂,一会我这里冻成冰棍,你想用也用不上了。”牛波看到二嫂有同意的意思,必须在后面加上一把火。 二嫂犹犹豫豫,最后还是把小嘴对准牛波小伙伴的最前端,慢慢含进嘴里,轻轻用牙咬一下。牛波深吸一口气,眉头皱起来了。“二嫂,你这样不对,你要是再用点力,就把这里咬断了,我跟你说你怎么弄,冰棍你吃过吧。” 二嫂点点头,“我吃过,我都是一口咬掉一块,然后慢慢在嘴里化。”二嫂的这句话让牛波的屁股一缩,那里的强度又差了一些。“那不行,真的咬掉就麻烦了。你该吃过棒棒糖吧,小孩子都喜欢的那个。” “恩,吃过,那根这有什么关系么?”二嫂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。 “二嫂,你有没有发现我的前头跟棒棒糖很像吗,你现在就把那里当做棒棒糖,怎么吃棒棒糖的,你就怎么对付它就行了。快点吧,我的好二嫂,一会真成冰棍了。” 二嫂试着来了一下,牛波立刻开始闭眼,舒服的呻吟一声,那样子让春菊嫂真想一口把牛波的小伙伴咬掉。有了第一次就好多了,二嫂逐渐熟悉业务,虽然偶尔也会用牙碰到牛波的小伙伴,可是过程是有惊无险。 牛波很快的就觉得小伙伴怒发冲冠,斗志昂扬,二嫂好像已经很享受这个动作,看着牛波的小伙伴在自己的动作下茁壮成长,竟然瞪着眼睛只顾吮吸,忘记了自己那里已经水漫金山,二嫂半跪在地上,粘液早就顺流而下。 “好了,二嫂,我要上马战斗了!”牛波向前一挺,二嫂觉得自己的气管都被牛波的小伙伴塞住,嘴里一点空间都没有,当时感觉牛波的小伙伴要从自己的喉咙刺进去,一直穿过自己的整个腹腔,到达自己滋养生命的温床。 完成一个深喉,牛波赶紧撤出阵地。要是停留久了,二嫂直接昏过去也不是不可能。牛波把二嫂抱起来,让二嫂的两只胳膊撑在床边上,用自己的两只手在二嫂白嫩光滑的肥臀上抚摸,挑起二嫂的战斗欲望。 二嫂被牛波的魔爪摸得呻吟不止,泉水潺潺的洞口居然开始一张一合,好像深海里腹中藏珠的巨蚌,张合自己的两片贝壳,防止敌人探进来带走它的珍珠。 牛波对准清晰可见的洞口,慢慢挤进去。开始进去一半,然后越来越深。九浅一深,几番轮回。几番剧烈的战斗之后,二嫂几乎站立不住,就要瘫软在地上。 牛波怎么会让二嫂现在就败下阵来,两手抱住二嫂的小腹,把她的身体撑住,发起最后的冲锋。直到二嫂泣不成声,牛波才释放出弹药,双方偃旗息鼓。 二嫂满脸晕红,眼睛迷离,还没有从沉醉中苏醒过来。牛波没有撤出阵地,一直等到二嫂开声说话,才拿过纸卷,两人开始打扫战场。二嫂看着牛波,几乎挪不开眼,春情弥漫整个小屋,让这个小屋的温度很快升高十几度。 “小波你太狠了,不要命的折腾我,我刚才感觉自己差点死了。” “谁让你那么疯狂,要不是我捂着你的嘴,你的喊声能够把狼都吓跑。这可是你把我带进这里来的,你在市里就说要和我开房,结果竟然把我带进这里来,我可是被你强迫着过来了。”牛波得了便宜还卖乖。 “你就嘴上赚便宜,一路上把我摸得下边淌水,现在又装好人。天不早了,赶紧回家吧,你不是说还要找人安排明天种草药么,我明天没事,记得喊我去。” “那事不急,二嫂你既然对我不满意,那咱们等会走,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得天独厚的野战场所,要不咱再大战三百回合,刚才可是没分胜负的。”牛波一边说,一边靠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