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二嫂要开房 - 乡村御医

第二十四章二嫂要开房

“二嫂,你看你哭什么,这又不是什么坏事。”牛波一边安慰二嫂,一边趁机揩油。用手在春菊嫂的胸前摸了好几把。二嫂好像没察觉,根本不反应。 “我哪里哭了,我是高兴的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跟你二哥这几年没孩子,见到村里人连头都抬不起来。你二哥不想在家呆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些。这几年我们花了多少钱,就没见多好的效果,想不到我竟然好了。” 牛波又在二嫂胸前揉捏几下,腰部很快就遭到二嫂的还击。要是别人看到了,一定会认为这两人就是小两口,虽然二嫂显得年龄大了些。 “我早就告诉你你已经好了,你非不相信。现在来查完了又跟个小孩似的哭开了。怎么样,我说的不错吧,不相信我的技术。我让你又爽又治病。”牛波给了二嫂一个你懂的眼神,得到的回应是一个白眼。 “我就是想哭,我高兴,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。走吧,小波,嫂子请你吃饭,你说你吃什么,三百二百的嫂子请得起。” “二嫂,那些东西都不好吃,最好吃的是你。哈哈。”牛波在二嫂的肥臀上摸了一把。 春菊嫂的脸有些红,好像拿定主意一样。看着牛波,“小波,你要是真想的话,咱就找个旅馆,反正早一会晚一会回去都行,嫂子让你好好高兴,你想怎么弄都行。” 牛波惊呆了!我勒个去,二嫂这是要和我开房啊! 这还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小媳妇么,这都敢在市里开房了,难道这个世界这么疯狂! 牛波还是止住了这个念头,“二嫂,咱还是老实回家,别在这里开房了。你是不知道,这里开房一小时好几十块钱。有这些钱还不如多买几斤肉吃。” “几十块钱怕什么,我不怕花这点钱,钱挣了就是留着花的。”二嫂还在坚持。 “二嫂,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,可能还会有危险。咱两个要是开房的话,搞不好被人当做做皮肉生意的给抓起来,到时候谁是干这行生意的可不好解释。” 胸口被二嫂来了一拳,“就你知道得多,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大地方谁管你。” “二嫂,可不是你说的那样。这些宾馆你以为随便就能住的,要身份证,住宿登记。然后宾馆里还有可能有摄像头啥的,有可能把咱两个在一起办事的过程拍摄下来,弄成小电影在网上放给别人看,那咱俩就出名了。” 春菊嫂听到牛波这么说,脸上有些变色,“那咱还是回家吧,晚上在家里怎么弄都不怕。嫂子还是请你吃饭吧,这个可没什么好怕的,咱去大饭店吃去。” 牛波一拉春菊嫂,“二嫂,赶紧的回家吧,你要谢我,请我吃饭还不如去镇上,请我吃个野兔肉,来两瓶啤酒。在这边大饭店,你两三百块人家都不给你开桌。” 二嫂的脸有些发灰,自己身上还剩下四五百块,照这样说这点钱还真不够折腾的。这些钱可是牛二出苦力挣得,自己还真舍不得就这么冤枉的扔了。 “二嫂,走了,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我与二嫂把家还。哎哟!” 春菊嫂还是被牛波拉着离开,直奔车站,坐上回家的公共汽车。始发站的人还比较少,牛波拉着二嫂到后面坐了,把二嫂安排到靠窗的位置,他在走道的位置坐下。 “前面那么多空,你怎么非拉我跑后边来。”二嫂真的不明白。 “后面清净。”牛波回答。可是一路上春菊嫂根本没有清静下来,牛波在开车后不久就把一只手伸到她的大腿根,不断乱碰她的敏感地带。最后竟然在羽绒服的遮挡下,把她的裤子拉链拉开,手伸进她两腿间乱摸。 好在车上的人都睡得迷迷糊糊,春菊嫂被牛波的手弄得下面黏糊糊的。可是车里人多,又不敢吭声,给了牛波几个白眼,结果换来牛波更嚣张的碰触,结果只能闭嘴忍着,脸上涨得通红,在牛波的大腿上多掐几下。 到镇上,二嫂急匆匆到商店买了一卷质量看起来很好的卫生纸,跑到厕所里老半天才出来。然后推着电车让牛波带她。脸上还红扑扑的。 牛波有点觉得奇怪,二嫂这是干啥,跑厕所这么长时间,是大姨妈来了?根据规律应该不对,还没到时间。难道是路上被自己刺激的到里面自摸? “二嫂,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,在厕所里折腾这么长时间。”牛波坚持让二嫂带,春菊嫂没办法,还是乖乖坐上驾驶员的位置,牛波坐上后座就开始抱腰。 “你才大姨妈来了,路上你作怪,弄得我那里黏糊糊的,走路都不舒服。” “嘿嘿,你不会是自己在厕所里自己解决了吧,你看,看着我现成的你不用,非要用手,哪里有和我玩舒服。早知道我就跟你进去了,保证让你很快就高兴到顶。” “你滚,就知道想这些事。厕所里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你才会自己弄那事。我就是去解个小手(地方话,撒尿的意思),哪里有你想的那样。”春菊嫂右手控制方向,左手回过来在牛波的大腿上又掐了一把,表示对牛波污蔑她节操的抗议。 牛波嚎叫几声,终于让二嫂暂时放过自己。才出镇子,牛波的手又开始在二嫂的身上探索,从上到下,反正位置都清楚。二嫂好像也很享受这种游戏,一只手控制电动车,另一只手不时阻挡一下牛波的进攻。 二嫂被牛波上面乱摸,一会气息就不匀。最后牛波的手还是着落在二嫂芳草萋萋的地方,二嫂也不再反抗,就让牛波的两只手在自己那片区域探索,偶尔牛波碰到那点小突起,二嫂就嗯哼一声,路上还不断东张西望。 二嫂带着牛波忽然离开大路,进到一个偏僻的小路,最后在一个小茅草屋的位置停下来。这个草屋应该是哪家的瓜棚,几个木柱子当支架,周边就是用玉米秸秆围住,外面简单用泥抹上,就像以前村里人的地震棚。 二嫂推着电动车,走到瓜棚的门口,拉开瓜棚虚掩的门,进到里面就开始抱住牛波,开始激动地对着牛波的脸乱亲,用手摩擦牛波的小伙伴。让那里很快就要进入战斗姿态。 牛波被二嫂的激动弄得莫名惊诧,二嫂竟然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了,难道说二嫂要在这里和自己开房?这里是房不错,可是这里只有一个没有铺盖的床,只有床架子,很小的那种,中间只有几根木棍支撑,根本不能躺人,更不要说在上面做什么激烈运动。 “小波,快点弄我,我受不了了!嗯……”二嫂抱着牛波,在牛波的脖子上乱亲,把手伸进牛波的衣服里胡乱掏摸,并且顺着牛波的小肚子掏下去,用手摸到他小伙伴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