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龙珠入体 - 乡村御医

第二章龙珠入体

赶紧回家吧,脑袋还昏昏沉沉的。猛然起身的牛波一个趔趄,下意识的用手向后伏地,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在倒下的瞬间,右手碰到一个尖锐的物体,刺破自己的手掌,虽然入肉不深,还是有鲜血流出。 我就擦了,今天怎么这么倒霉,做美梦被春菊嫂惊醒,好在春菊嫂让自己亲亲摸摸的搞了一会,算是给自己补偿。现在自己手掌竟然被刺破了,还不知道是谁干的,谁来补偿我。 疼痛让牛波的酒醒了大半,低头寻找罪魁祸首,原来是地面上有一块破铁片,不知什么时候露出地面,那边的手正好按在尖锐的位置,手掌立刻被刺破。 尼玛,这么个小破铁片也跟我过不去,牛波飞起一脚,向那铁片踢去,想不到又差了准头,竟然踢在附近一块砖头上,砖头被踢得老远,牛波却要抱着脚乱蹦。 我勒个去的,这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,放屁都打脚后跟。自己被铁片刺破手不说,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气都找不准对象,真是不爽,实在的不爽。 就在此时,龙王泥塑上忽然金光一闪,一个金色的圆球从泥塑里飞出,直接飞向牛波的伤口位置。圆球接触到牛波的手,牛波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里的血迅速涌出,让他的胳膊酸麻,头脑也晕晕乎乎的,眼前一黑沉睡过去。 牛波发现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。这里是一个荒岛,眼前一座荒山,山前一片空地,一座茅屋,茅屋的边上有一处水池,水池早已干涸,水池的边上有一处突出的龙头雕塑,边上写着‘龙泉’两个字。 龙泉?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哈,想起来了,自己的村子不就叫龙泉村么,这里竟然也有龙泉。不过牛波看到龙泉处那点突出的地方,总是觉得和身体的某个位置有点相似,恩,越看越相似。 茅屋里很简单,一间像是客厅,一间是卧室兼书房,在这里牛波学到龙息术,一种调节呼吸的功法,还有一套叫龙拳的拳法。牛波立即在这里自动运转龙息术,练起龙拳。 一会儿功夫,牛波发现自己又回到龙爪槐下,自己手掌上的伤口早也不见,根本不像是受伤过。怪了,怪了,牛波突然觉得浑身发凉,扶起自己的自行车,赶紧向家里赶回去。 回到家,自行车还没停好,老妈叶青就迎上来,一把接过自行车,吩咐牛波去洗脸。 看到牛波的脸上还红扑扑的,嘴里的酒味还没干净,知道牛波确实喝得不少。“在哪喝这么多酒,小小的孩儿也不怕伤身体。你看,身上全是土,也不知道拍干净。”老妈叶青一边拍着牛波身上,一边唠叨。 “老妈,我不是找同学玩么,就跟他们随便喝了点。我没喝醉。”牛波一边说话一边躲闪。 “还没醉,没醉在老神树底下睡什么!你二嫂子才刚走,早告诉我你喝醉了,我正要出门去找你呢。”老娘很生气,狠狠的在牛波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不知道是要打人还是在拍土。 “啊,二嫂子来过了,她说什么了?”牛波有点慌乱,自己和春菊嫂亲密接触那一段,可是在自己半醉半醒的状态先发生的,虽然感觉不错,可是也有调戏妇女的嫌疑。和嫂子开个玩笑,碰下不太敏感的位置没什么,自己抱着人家又亲又摸老半天,那可是不行的。 难道二嫂告诉老妈了,不太可能吧,当时好像二嫂也感觉很享受的,最后还给自己抛媚眼呢,牛波偷偷看老妈有没有特别生气的表情,好在母亲忙着拍土,也没注意到。 “还能说什么,就说你喝醉了在老神树底下睡,喊了半天才喊醒。她也拽不动你,就来告诉咱们家。我正想等你爹回来找个平车把你拉回来呢。唉,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。”母亲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说重话。 牛波在这里支支吾吾。刚才老娘提到二嫂子的时候,牛波很是心虚。要是二嫂子说出自己干的那点事,自己估计要被老妈一顿臭骂。好在二嫂子没有说什么,牛波觉得有点过意不去。不过,二嫂子的感觉还真好。 “妈,我有点饿,饭早就做好了吧。”闻到厨房里的饭菜香,感觉到肚子有点饿。牛波咂吧咂吧嘴,露出一副馋像,惹得老妈一顿白眼。 “这么早就饿了,别弄那没出息的样,好像天天不给你饭吃似的。等一会,你爹马上就回来。”话音未落,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。父亲牛卫华手里提着装满医疗用具的黑皮包走进门,上面用白漆印着乡医院卫生会议的标记。 “吃饭吧,小波喊呼饿了,你再不回来俺娘俩就先吃了。”叶青给牛卫华盛好一碗稀饭端到牛卫华面前,递过去一个馒头。 “你们娘俩等我干什么,饿了就吃,我吃饭什么时候也没赶上趟过,村里人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喊,吃饭能等,治病可不能等。” “是的,知道你给村里人看病功劳大,可惜挣不着钱,小波都这么大了。”叶青又要唠叨。 “老妈,吃饭,吃饭,我们爷俩都被你教育很多次了,这些事我们都记得滚瓜烂熟。不就是找媳妇的事么,你看你儿子我这么帅,还能缺媳妇了,以后看我的。”牛波打断老妈的唠叨。 “吃饭不言,睡觉不语,赶紧吃饭吧。” 一家人都不说话,只能听到饭菜入口的声音。牛波觉得自己今天食欲太好,今天在同学那里也大鱼大肉的吃了不少,现在居然又这么饿,可能是失血的原因? 母亲觉得儿子今天太奇怪,平时一顿也就两个馒头,现在已经开始吃第五个了,碟子里的菜也被他解决了大半,全不像以前细嚼慢咽。一顿饭,牛波吃了七个馒头,两碗稀饭,才开始拍肚子。 老爸看到牛波已经吃饱饭,指指身边的医疗包,“吃饱了?去给你二嫂子打针去,刚才她过来说过的,我不方便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