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镇长到村来考察 - 乡村御医

第十六章镇长到村来考察

这个镇长不错,很有魄力。虽然是个女镇长,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乡长很汉子。龙泉村这么偏僻,到处都是烂石头,可以说根本没什么资源,可是这个镇长竟然选择龙泉村,看来真的是要做点实事。 赶到二嫂家,发现二嫂早就望眼欲穿,见到牛波过来,马上像黏胶靠上来。 “二嫂,你太流氓了,想男人这么急!”牛波一把抱住二嫂,右手贴着肚皮摸到二嫂芳草萋萋的所在,那里已经潮乎乎的。牛波的手抚摸草丛两下,二嫂哼了一声,张嘴对着牛波的脖子吸了一口,久久不舍得离开。 “赶紧的,别耽误时间,我算着时间排卵期就结束了,今天再不中标就要等下个月”春菊嫂拉着牛波进卧室,拉着牛波趴在她身上,伸手就去解开裤带,伸手进去摸着牛波的长枪。 二嫂越来越大胆,一边用一只手攥着牛波的金箍棒,一边去拉牛波的上衣。牛波被二嫂三两下就弄得坚强不屈,赶紧扒光衣服进被窝。二嫂早就脱得光溜溜的,露出雪白的胸脯,,胸前的两座山峰没等牛波动作就开始变得挺拔。 牛波自然不会放过,习惯性的吃一座摸一座,哪座都不能让她闲着。二嫂被撩拨的嗯嗯叫,把牛波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,两只手乱抓牛波的屁股,想要牛波快点刀枪入库。 “嫂子,你急什么,我还没吃够,你这俩大馒头真香,我怎么吃都吃不够。到时候有水的时候,我要和侄子侄女抢着吃,我们爷俩一人一个。”牛波捏了一下,让二嫂呻吟一声。 “还侄子侄女,是你儿子闺女也说不定。小男人,快点把你那东西搁进去,我下边难受。” “不行,我要吃馒头,让你上去。”牛波喜欢在下面看着二嫂一动一动,自己不耽误下边享受不说,还可以一边看风景,一边让自己的两只手也不闲着。 二嫂忙不迭爬上去,摸索着把牛波的家伙器塞进自己的洞穴里,开始前后摩擦,一会就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。牛波乐得自在,坐起来抱着二嫂的后背,照样吃馒头,偶尔把舌头伸进二嫂的嘴里搅动半天,一会二嫂就止不住剧烈晃动,喘着粗气趴在牛波身上。 牛波翻身把二嫂压在身下,坚强不屈的小牛波在二嫂的洞穴里深入浅出,通道里温热湿滑,随着牛波的动作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,很有节奏。二嫂才发泄完毕,身体的感觉正灵敏,牛波的每一次动作都让二嫂伊奥一声。 牛波的速度越来越快,二嫂的反应越来越剧烈。头一左一右摇得像货郎鼓,眉头皱着好像有些痛苦。牛波的家伙器那么大,剧烈的冲刺让她也有些吃不消。这时候的牛波就像一个打夯机,身体不断上上下下,两人迅速融合又分离。 房间里啪啪啪的声音不断,夹杂女子高高低低的吟哦。十几分钟后,二嫂身体像打摆子剧烈颤动几下就不动了。牛波使劲向前顶几下,也发出几声低吼,把弹药交出去。二嫂在牛波的身下激动地抱着他的脸使劲的亲,然后抱着牛波紧贴在自己的身上。 “小波,你对我太好了,可惜你晚上不能在我这里,真想哪天夜里搂着你睡一回。” 二嫂的愿望自然无法实现,牛波还没那么大胆。回到家里的床上,牛波安稳的一觉睡到大天亮,这两天的奔波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力的消耗都比较大,现在总算能睡个安稳觉。 牛波吃饭的时候,门口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跑进他身边,原来是邻居家的虎子。 “虎子,吃饭了么,叔给你盛碗饭,你吃不吃。” “小波叔,俺不吃,俺吃完了。我跟你说,你花媳妇来了,怎么不来找你呢?”话说完,刺溜一下跑出去了,根本不跟牛波说后续。 咋回事? 我的花媳妇!我什么时候有媳妇了。 吃过饭,牛波没事去溜达,村里小卖部那边人比较多些,有个小台球桌,虽然很破旧,好在能捣两杆。牛波没事了就过去捣蛋,捣蛋就是打台球,反正村里人都这么个说法。 “小磊,怎么回事,今天这边人怎么这么少。” “小波哥,你还不知道,今天镇长来咱们村考察,村干部都去了,还叮嘱村里人不能乱跑乱玩,你没看平常在这打牌的几个人也不见影了,早不知道钻哪个旮旯去了。” “镇长,我当多大的官!村里那几个人打牌也就输赢几根烟,镇长看到了又怕什么,搞不好看了更知道咱村有多穷,兴许会多给咱村发放点扶贫资金。” “小波哥,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在市里上过学,觉得镇长不是什么大官。搁咱老百姓这里,乡长就是很大的官了,你说咱什么事不是乡长直接管着,大队里的事就是听乡长的。” 正说着,老爸牛卫华走过来,“小波,你怎么跑这边来了,刚才你大爷爷让人告诉你去大队部一趟,我找半天没见着你,寻思着去大队部看看什么情况,你现在既然在这边,就赶紧去吧。” “爸,我哪个大爷爷,找我干什么!” “还能你哪个大爷爷,你荣德爷,叫你去你就赶紧的去,那边可能是镇长也在那。” 大队部到小卖部也就是一百多米的距离,不过要拐好几个巷子。牛波跑过去,看到大队部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,应该是乡里的老车。进去就听到富贵叔的大嗓门,“镇长,你放心,我们一定想办法让村里人富起来,小波的种草药想法就是我们的一个尝试。” 怎么提到自己了,自己的草药苗还没影呢。 进门,发现村书记牛荣德,也就是刚才说的大爷爷,还有马富贵,还有其他的村支两委成员,凡是在家的都过来,在陪着两个女人说话。见到牛波进来,坐在主位的女人转过脸,牛波看到直接愣了,怎么是她跑过来,难道她就是镇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