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姐妹相逢 - 乡村御医

第十四章姐妹相逢

晚上九点半,牛波在周一菲的召唤下,再次回到北关小区。 这次,周一菲到没有那么急切,当着牛波的面安排好,电话里牛波听到郑院长正在外地出差,保证明天回来和周一菲一起过节。还和他叔叔约好,讲定让这边交一千块钱了事。 打完电话,周一菲看着牛波,“小师弟,听到了么,他告诉我正在外地出差,我就相信他在外地出差,虽然我明知道他正在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,明天他来,我还要很深情的和他过情人节,你说,我是不是一个出色的演员。” 牛波没说话,只是试着把周一菲往自己怀里拉一下,周一菲坚持一下就靠在牛波的怀里,“小师弟,陪师姐喝点酒,红酒,你要喝啤酒我给你找。” “随便,我一般不喝酒,你喝啥我就陪着你喝点。”牛波真喝不惯红酒,有点发苦,还要一点一点的泯,真是喝的不爽。牛波喜欢的是啤酒,一大杯一口灌下去,然后打嗝。 可是那样很煞风景。于是牛波也跟着喝红酒。看着周一菲优雅的品着红酒,有时舌头舔着嘴唇,牛波就觉得浑身火热。 半杯红酒就让周一菲的眼睛迷离,拉着牛波走进卧室,快速扒下牛波的衣服,很快两人就翅果相对,周一菲的眼睛里都是火焰,想要把牛波燃尽的火焰。 “师弟,看师姐的两个宝贝大不大,挺不挺?想不想吃一口?”周一菲让牛波的双手在她的双峰上抚摸,让牛波平躺着,自己骑在牛波的腿上,男下女上。 牛波的抚摸很快就让周一菲激动,她开始亲吻牛波,从脖颈向下,激烈的亲吻牛波的每一寸皮肤,刺激的牛波也激烈回应,双手揉捏大师姐的双峰和肥臀,一会小牛波就一柱擎天。 感觉到小牛波的变化,周一菲直接坐上去,抓住那根宝贝塞进自己的身体,狠劲的起起伏伏,在牛波快速向上顶起几次后,自己也发出好像哭泣的呻吟倒伏在牛波的胸膛上睡着。 清晨醒来,两人还没有分开,胳膊腿还纠缠在一起。牛波的宝贝还在周一菲的洞口停靠。牛波趁着早晨的坚强,抬起周一菲的一条腿,腰部向前一挺,从侧面进入大师姐的身体。 周一菲感觉到身体的充实,呼吸也开始急促。牛波发现大师姐那里确实很湿,也就不再要什么前戏,直接就是一阵横冲直撞,把周一菲再次送上云端。 吃过早饭后牛波先离开小区去卫生局等待,进门不久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等着他。“牛波,你现在才来,我都等你老半天了。”周梦瑶气哼哼的,很不乐意。 “周梦瑶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,你这边有熟人?” “怎么,看不起我,别忘了我可是城里人,自然会多认识几个人,我问他们了,你的情况可以考虑撤销,但是最起码他们出车的活动经费你要给解决了,你家的药铺确实有些问题要注意,他们也不是无理取闹。” “是的,我知道,可是处罚的太重,我们就负担不起了。你知道我准备创业,这么搞我创业的机会就没了,启动资金都凑不齐,我还等着好好干,在周围村里找个漂亮点的姑娘过一家人家呢,怎么也要弄点修房子和彩礼的钱,不然谁跟我。” “是,你的理想就是找个媳妇生娃了,你的理想很远大,我表示佩服。你不是说找好人了么,那个人什么时候来,能安排到什么程度。” “我也不知道,要等来了再说,她那意思很有把握。好了,她来了,师姐,师姐,在这里。”牛波看到周一菲骑车过来,扬手打招呼。 周一菲带着白色的口罩,走过他们身边,停顿一下没下车,把车放好到停车棚,拿着个小包走过来,到身边没搭理牛波,而是对着周梦瑶说话,“梦瑶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 “姐,我还奇怪呢,你怎么也来这里,这个家伙就是找的你?” “哎哟,还这个家伙,你和牛波很熟?” “当然了,我们俩高中同学,前两天还见过一次面,怎么会不认识?倒是你,可是跟我们有代沟的,不会也是这个家伙的同学吧。”周梦瑶和周一菲说话一点顾忌都没有。 “哦,怪不得你们认识,我当然不是他同学,不过也差不多,我们是校友。我是他师姐,一个老师教出来的。早知道你和牛波同学,我就不用过来了。” “那怎么行,你来是你的心意,我来是我的心意。这家伙昨天又请我吃饭,又请我看电影。姐,你不知道这家伙多搞笑,进电影院,不到五分钟就像猪一样睡了,打呼噜那个响,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困成那个样,也有可能是累。” 周一菲有点脸红,好在周梦瑶没发现,因为这时候牛波的发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,“你们两个认识?你叫我师姐竟然叫姐,你们是亲姐妹?” “你以为呢,我姓周,她也姓周,我们为什么不能是姐妹。虽然不是一个爹妈生的,可我们是一个爷爷奶奶的,你说亲不亲。你面子够大了,鸡毛蒜皮点的小事,竟然惊动了我们姐妹俩的大驾,我看今天你还要请一顿。” “没问题,别说是一顿,十顿都行。” “好,你答应了,可不许赖账。姐,咱俩一起过去。” 姐俩出马,到底是威力更大,最终牛波交了五百块,算作他们的出发费,那几瓶药也确实不能用了,也就没再要回。 走出卫生局的大门,周一菲指使周梦瑶离开,“梦瑶,你去上班去吧,实习可不能不守规矩,实习期间多学点东西。” “知道了,老姐,你比我妈不差多少,都很能唠叨,我都二十多岁了,能知道轻重。牛波,我去上班了,你别忘了你的承诺,还差我十顿饭。” 等周梦瑶离开,周一菲盯着牛波的眼睛看,看的牛波心里发毛,“你不会是跟梦瑶有点什么吧,又是吃饭又是看电影的,我看梦瑶在别人面前可没有这么欢过,你可不能对她下手,她不是我,她的生活都是家里安排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