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意外的收获 - 乡村御医

第十章意外的收获

转一圈回来,胡杨对牛波这个村子的经济状况有了很深的了解,没特产,没特色,根本就没有可以发展的亮点。要说资源最多的就是满山的石头,可是石头也不是石灰岩,开发的用处不大。怪不得这个村子穷成这样。 家里已经做好饭,胡杨有滋有味的吃了一顿农家饭,然后牛波借了辆电动车把胡杨送到镇上。路上胡杨问了牛波的大体计划,并且给了些中肯的建议。听到胡杨那么一说,牛波在知道自己的设计有很多缺陷。 晚上,牛波又带点东西来到村主任马富贵家。马富贵让牛波坐下,挠挠头,“小波,咱虽然不是一个姓,我就觉得我跟你亲叔一样,你爷爷对我家就太好,当时我上学缺钱还是你爷爷送钱给我家用。我跟你说实话,你说的这事现在不好办。” “怎么了,富贵叔。” “我跟你说小波,不是咱的问题。这两天乡里出了点事,新书记和乡长还没定下来,下面负责的各个乡长都忙得不得了,现在没有管事的。就算是新的书记和乡长到位了,还要理顺工作,所以你说的这个事真的要等几天。” “富贵叔,我明白了,反正也不着急,早几天晚几天都行。” “那行,先这样吧小波,你回去跟你爸说,我这事一定给你想着,只要是有消息了我就告诉你,估计最多也就等一集(五天的时间)。” 三万多块钱放在家里,老是觉得不安心,老妈做主把以前借人的钱,觉得人家急用的就给人送过去,剩下的钱就存到信用社,家里留下一两千块备用。 又到二嫂打针的时间,牛波又被安排去。牛波想要跟老爸说二嫂不用打针了,又没有解释。这个疗程根本就没有结束,家里给进的药根本就没用完,怎么就好了?自己总不能说是自己和二嫂深层次交流给搞好的。 敲了几下门,二嫂就急慌慌的出来了,见到牛波,脸上立刻如鲜花般绚烂。 “你花媳妇走了?我还以为你不来了。” “哪来的花媳妇,再花也没有你花。就是路上遇到的,没见过农村,就跟过来看看,我吃完饭就把人家送走了。再说了,人家一看就是大地方来的,怎么会跟咱庄户人有牵扯?” 二嫂听到牛波这么说,心里不知怎么的舒服了不少,嘴里还是不放松,“你哪里是庄户人了,你会干几样庄户活?你是大学生,见过大世面的,还担心配不上谁!” “嫂子,也就你夸我。不过你有一样说得对,我真不会干多少庄户活,我只要会干你就行了,哈哈”牛波进屋,一把抱住二嫂,用手揉搓她胸前的柔软,捏了几下春菊嫂就开始呻吟,牛波的如意金箍棒也开始涨涨涨。 牛波故技重施,一边和春菊嫂动作,一边用起龙息术,只觉得自己力量绵绵不绝。二嫂那边喊得嗓子都要哑了,牛波才释放弹药。并且控制那股热流和二嫂循环了一圈,让二嫂的精气神也好了很多。 这时候,发现空间里玉瓶里的龙泉圣水居然多了一滴。这可是意外地收获,难道说自己和女人忙活的时候运转龙息术也会增加收入? 牛波的家里来了一大群人,竟然是县里卫生局的,里面还有镇医院的两个人。 一个比较年轻的工作人员戴着白手套,在药柜上摸了一把,上面都是灰尘,“你这个卫生条件不达标,需要尽快整改。” 又在针药盒子和一些药瓶上检查了半天,找到一些药盒和药瓶说,“这些药品包装标签模糊,日期不清楚,怀疑有不正当途径进药和过期药的可能,这也是违规的。” 老爸牛卫华直冒汗,他还真没注意这些药是不是过期。很多药都是很早就进的,本来就很少能用到,结果就放在架子上充门面,想不到这些人查的这么仔细。 工作人员又看到架子上还有土霉素和四环素这些药片,直接拿起来放到一个筐子里,“这些药是禁用药,现在已经停止使用了,你还在用,要是出了危险你怎么负责?所有的药都在这里了么,我们要全检查。” 镇里医院的一个医生忽然摸了摸肚子,“我昨晚可能吃了不合适的东西了,要去下茅房,你带我去下茅房行不。”拉拉牛波,给了个眼色。 这里面有事。 牛波带他到屋后的茅房,这个人一边解开裤子一边说话,“你爸认识我,我是你黄叔,你等回跟你爸说,你家被人告了。你爸在乡里进药进的少,有时候从其他乡镇进药,院长有意见了。最主要的好像是听说你家这两天发财了,同行有人眼红,告到县里了。” “怎么会这样,谢谢你了黄叔,等你有空我爸请你喝酒。” “没必要,我跟你爸处的不错,经常喝。今天县局直接来人,把我们手机都关了,直接来的这里。你告诉你爸赶紧找人,乡里县里都要找,不然不知会罚多少钱。” “行,黄叔,我家忘不了你的帮忙。” “没外人,这些话不用说,今天也是没办法的事,你跟你爸说赶紧想办法。” 回到家,卫生局的车准备离开,老爸一头汗送那些人走。卫生局的人没多少笑模样,摆摆手上车离开,叮嘱他尽快去县里交罚款。 “爸,现在的处理结果是什么。”牛波很着急,这些年还从来没有这样的事。 老爸推过来一张纸,上面写着:罚款一万元,两周内需要去县局交清罚款,如果对处理措施不满意,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。两周内不交清,则会有法院强制执行。 “爸,刚才黄叔告诉我,卫生局来咱家是因为有人告咱,还说你不常去镇上进药,院长对你也有意见。”牛波把黄叔的话原原本本告诉老爹牛卫华。 牛卫华立刻崩了,“去他骂了隔壁的,爱怎么罚就怎么罚,反正我没有钱,有本事把我药铺关了。这里到镇里十几里山路,价格还没有优惠,我为什么要去他那边进药。咱们买东西不都是去杏花乡么。也不知道是哪个孬种告的我,我要知道了我去揍死他!”